苏洛江殊(天降苗妃霸道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tyjx53年前 (1970-01-01)久久小说网248

小说:天降苗妃霸道宠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苏洛

简介:凄凉惨死后,苏洛才知道身边谁是人,谁是鬼!
重活一世,她发誓绝不放过那对狗男女,顺带抱紧前夫大腿
可说好的协议夫妻,不近女色呢?
—-
某世子每日必三省:夫人在哪里?夫人今天有没有更爱我?夫人什么时候才跟我造娃娃?
“世子,夫人今天生气,摔了一对镯子!”
“带夫人去库房,让她摔到高兴为止!”
“世子,夫人今天又闯祸了!”
“谁敢惹她?”
“是太子殿下!“
某世子沉吟少顷:…                  

角色:苏洛江殊

《天降苗妃霸道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就叫窗

  父亲,死了!

  五个哥哥死了!

  苏家一百八十二口,满门抄斩!

  就连她的孩子,也被刀尖挑死!

  苏洛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破烂的肚皮旁,是她还未出世的孩子。

  一地的鲜血。

  她仰起头,逆着光线,满目疮痍的看向那看高高在上的男人。

  “卫璟,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你害死了芷儿的孩子,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报应?哈哈哈……”苏洛呆滞的狂笑出声,用尽最后一口气的嘶吼:“卫璟……我不相信什么报应,我只相信血债血偿!”

  “这一世,我们全家助你登上皇位,却被你满门抄斩,若有来世,我定要夺了你的天下,将你千刀万剐!”

  话落,一把利剑直直刺穿喉咙。

  痛!

  苏洛捂着脖子,艰难的睁开眼睛。

  满室的红色映入眼帘。

  血腥,残忍的男人,还有那惨绝人寰的呼救声都不见了。

  反而变成了吵闹张罗,喜气洋洋的声音。

  苏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脖子上的伤口都消失了,她低头,只见自己肚子平坦,身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喜果,还有刻着喜字的红烛。

  眼前的一切,为什么这么陌生,却又这么熟悉?

  看着那突突的火焰,苏洛忽然一个哆嗦,才猛然反应过来。

  她这是被卫璟杀死后,重生到了与江殊的大喜之日!

  她记得上辈子,她十六岁都没人提亲,备受他人嘲笑,一怒之下,她决定上街抢一个夫婿,这个人,就是齐国世子江殊。

  谁知江殊是个病秧子,活不了几天,江家人正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人来守活寡,而且又是皇后帮苏洛做的媒,哪里敢违抗,于是没多久,两人就草草成婚。

  只不过备婚的期间,她的魂都被卫璟给勾走了,所以成婚当天,她就和江殊和离,和卫璟在一起,此举,直接酿造了她上辈子的悲剧。

  如果这辈子她不与江殊和离,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正思索间,就听到一个中年嬷嬷便一路小跑的在门外吆喝着:“都小心着点,世子敬完酒,马上就要回来了!”

  此话一落,原本喧闹的院子里,顿时噤若寒蝉。

  不多时,一位穿着大红喜服的男人,伴随着的一阵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慢慢的朝新房走来。

  男人脖颈修长,皮肤散发着病态的苍白,个子虽高,步伐却有些虚浮,因为久病,眉眼之间皆是一片阴郁的颜色。

  一进院内,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颅,不敢与他有任何的眼神交汇,生怕这性格阴鸷的世子,一个不乐意便让自己人头落地。

  嬷嬷紧张的吸了一口气,还是硬着头皮轻声的提醒道:“世子……世子妃已经等候您多时。

  男人薄淡的唇,轻轻的笑了一下。

  惊世芳华。

  苏洛在床上勾着头偷眯着院外的情况,恰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上辈子没有仔细打量过江殊,没想到她的这位夫君,长相并不比卫璟逊色,反而要超出不少,尤其是这一频一簇间,摄人心魄。

  原本是不紧张的,可是现在,居然有些紧张。

  不管了,苏洛下了决心,事到如今,她只能赌一把了,因为想要对付卫璟,她必须要寻找一个有力的靠山。

  江殊虽然现在病怏怏,但苏洛却知道,他的身份很不一般。

  至于他的病,她知道怎么治!

  正想着,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苏洛太入神了,所以忘记了盖盖头,一抬头,就和男人那晦暗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世子妃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洞房?”

  男人挑眉,一张清淡正经的脸冒出一句如此直接的话,却是说不出来的撩人。

  “好,本世子现在就成全你。

  男人忽然朝她走了过来,苏洛只觉得一股清淡的类似桃花般的香气扑入鼻息,下一秒,男人已经来到了床边,扯开了她的喜袍。

  苏洛肩膀一凉,连忙伸手拉住:“江殊,我有事——”

  苏洛刚出声,江殊就寒寒的打断了她:“叫!”

  苏洛愣住,她叫什么?

  江殊抬起她的下巴,虽然面部苍白,但是眼神却邪邪的:“叫床会不会?”

  下流!

  苏洛如同遭受奇耻大辱,气鼓起了脸,想当年她好歹也是出了名的南疆巫女,这病秧子居然要她陪他玩叫床的把戏。

  “我不会!”

  苏洛瞪向他。

  男人桃花一般的长眸子里隐隐的闪过什么,苏洛正想琢磨的时候,下一秒,男人直接将她的喜袍更加往下拉去,露出盈盈一握的香肩,男人的鼻息碰洒在她的颈窝处,先是两片冷唇贴上,接着牙齿咬上那软嫩的颈肉,恰好在她的动脉处。

  “啊。

  苏洛吃痛的惊叫了一声,想要逃,男人却一手掌住她的后脖子,一手还住她的双肩,更深一次的咬了下去。

  “啊啊啊,好痛,江殊。

  苏洛不受控制的叫出了声音,她不知道这个死病秧子为何力气居然这么大,让她挣扎不动。

  门外有两个小厮离去的声音。

  苏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有人在监视他们。

  “世子妃叫的倒是动人。

  男人哼笑了一声,声音的频率就像是毛毛一样,拂的人耳朵发痒。

  苏洛厌恶的朝他啃咬过的地方狠狠擦去,却擦下来了一手的血,没想这男人这么狠,居然将她咬伤!

  苏洛抬掌转身,正要和江殊算账。

  却不料那浓浓的血已经将江殊的唇染的鲜艳,却又如枯死的玫瑰一般,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锁骨滑进胸膛。

  他吐血了?

  想法刚一落定,只见江殊一头朝地上栽去。


第2章 治病

  苏洛连忙蹲地,拉起江殊的手腕开始把脉。

  在把到江殊微弱的脉相的时候,苏洛的脸紧紧的绷了起来。

  果然如同上一世白芷那个贱人所说,这男人中了蛊毒!如今蛊虫已经走到了心脏的位置,再晚一点,就没人能够救他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剧痛,他居然还有心思与她调情!

  她连忙捞起裙摆,费力的把江殊给拖到了床上,他墨色的长发铺散开来,大红色的喜褥,衬托的他更加的苍白,配上唇边那浓艳的鲜红,有一种破碎的美感,让人呼吸不由得一滞。

  红颜祸水也不过如此吧。

  为了治疗,苏洛一层一层解开了他的衣服,衣服除下后,苏洛发现他的身材居然一点也不瘦弱,出乎意料的好,怪不得,她方才怎么也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苏洛的脸微微的发烫起来,就在这时,门“彭”的一声被人从外推开。

  苏洛吓了一跳,转首,在看到来人之后,才不免松了口气,原来是她的婢女,青衣。

  青衣看着苏洛的动作,惊讶的舌头打结:“小,小姐,您这是要……”

  说完青衣掩面就想要离开,苏洛直接叫住了她:“青衣,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他中蛊了,我要给他治病!”

  青衣是她从小到大的贴身丫头,所以苏洛没有隐瞒她。

  “救人?小姐,你之前不是说让我这时候来闯入你们的新房,然后你和世子和离的吗?”说着,她就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休书:“休书我都带来了。

  苏洛看着那个休书,愣了三秒,现在是她最后可以反悔的机会,但她却一把拿过休书,撕成了碎片。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决定不和离了。

  说完,她扭头看向那一直紧闭着眼皮的江殊,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轻轻的说道:江殊,希望我能信任你!

  “青衣,把药包拿过来。

  “哦。

  青衣老老实实的交出药包。

  苏洛抓了几味药,手边没有融合的东西,看到了桌子上燃烧的红烛便一把拿了过来,蜡烛一歪滚烫的烛油落入掌心。

  “小姐!”

  “没事。

  苏洛疼的蹙眉,但却一声不吭,继续把那滚烫的烛油滴入手中,然后捏着手里的药粉,一枚药丸治好,苏洛的手心已经被烫掉了一层皮,但是她根本没时间在意,直接把那药丸压入江殊的脐眼中。

  没一会,江殊的肚子就开始一鼓一鼓。

  “拿刀来。

  青衣递上了小刀,这小刀原本是用来割手指,给休书压手印的,没有想到居然用在了这上面。

  苏洛转了一下小弯刀,抓着刀柄,紧贴着手臂,眼睛紧紧的盯着江殊的肚皮,唰的一刀朝那鼓包割下去。

  快!准!狠!

  江殊一挺身,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苏洛的刀尖在他的肚皮下方一个旋转刮壁,再用刀背一挑,一团还在动的红黑腐肉就被苏洛给挑了出来。


第3章 他醒了?

  苏洛把那玩意甩在地上,瞬间变成了一包黄水,奇臭无比的味道,差点让青衣吐了出来。

  苏洛擦了一把冷汗,扯出褥子里的棉花,然后撕下一块棉布,帮江殊包扎。

  这一次只能清理出这个最大的蛊王,其他的残余,只能后续在想办法。

  青衣站在一旁,人都看傻了,苏洛微微的擦了一把鬓角的冷汗,不由得想到上一世白芷趾高气扬的来冷宫宣告江殊死讯时的场景。

  如此想来,她还得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告诉了她江殊是中蛊毒,并且医治方法极其简单,这一次,只怕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想着,苏洛松了口气,然后对青衣说道:“把地上的东西处理干净,别留下任何残余!”

  说完,她开始帮江殊穿衣,因为方才江殊动了,所以此时衣服被他压在了背后,苏洛弄不动她,就叫来青衣一起帮忙。

  刚将人扶了起来,门就被人敲开了:“少夫人,饭菜准备好了——”

  门外的小丫鬟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头,恰好撞见苏洛和青衣,两人气喘吁吁,双颊潮红的在世子身边,而世子不着寸缕,浑身瘫软的靠在苏洛的怀里,一看就是被狠狠摧残了一番。

  这南蛮子果然不一样,新婚头一天就主仆一起上阵!

  小丫鬟连忙脸红的低下头,眼珠乱转,却是说不出来的兴奋。

  “放那吧。
”苏洛咳了一下说道。

  小丫鬟们摆上饭菜,就连忙离去,苏洛切了一声,也没心情给江殊穿衣了,叫上青衣,两人坐在桌子前海吃一顿。

  吃饱喝足后,苏洛对青衣吩咐道:“我刚刚看那两个小丫鬟的表情像是误会了什么,你去打探一下,不要让人在背后嚼舌根。

  “嗯。

  青衣走后,苏洛犯了难,这新婚之夜,除了眼前的婚床,她还能去哪呢?不过看这江殊受伤如此严重怕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全当个尸体好了。

  想着,苏洛走向床边,不敢确定的用手指戳了戳江殊,见对方的确没有任何反应,才大大方方的上床,卷着被子,在离江殊半米以外的床边睡了。

  夜已深。

  正阳宫内灯火通明。

  越皇将最后一本折子合上,内侍韩昭忙递上一盏热茶。

  越皇饮了一口,声音苍老的问道:“齐国公府今日的婚宴可还顺利?”

  满头白发的韩昭半弯着腰:“虽然小有波折,但世子和少夫人还是顺利入了洞房,少夫人对世子颇为满意!陛下放心,这样天大的喜事定能让世子转危为安!”

  “这丫头的命格……也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住,罢了,若是真能冲喜,那也是老天眷顾,若是不能,便让这丫头跟着一起去地下做夫妻,留她在世上,也是个祸害!”帝王长叹一口气,推开御书房的门,沿着高高的台阶缓步往后宫走去。

  韩昭甩着拂尘跟上,不敢接这句话。

  如意酒家的包房里,桌上的酒菜已经上过第三遍了。

  一个面白无须,身形瘦小的男子匆匆而来,附在主位上男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男人眸子忽得眯起,闪烁着危险的暗芒。

  瘦小男子匆匆离开,男人的心腹问:“王爷,我让店家换一桌席面吧?”

  男人站起身,摇曳的烛火中神色不明:“不用了,咱们等不到她了,回吧!”

  春夜微凉。

  苏洛又做梦了。

  梦到高高的铜雀台上,一嘴涎水的楚王笑的猖狂:“陛下已经厌弃你,把你赏给我了!来吧,我定让你好好尝尝这神魂颠倒的滋味!”

  她拼劲全力的跑,但还是被楚王抓住了,他却没有撕她衣服,而是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要送她上黄泉。

  苏洛拼命的挣扎,不断的扭动,猛地睁开眼。

  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


第4章 继续叫

  他醒来了?

  苏洛反应过来后,拼命拍打着男人的手:“松,松开我。

  男人面上还是病怏怏的,眼神里却充斥着危险的光芒,他的手根本没有因为苏洛的拍打而松懈,反而更加狠厉的握紧。

  “你到底是什么人!”

  说着,江殊的眼睛冷冷的眯了眯,能看得出来,这人虽然重病在身,却绝对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苏洛委屈的不行,她好心帮他治病,却被他怀疑身份,真是好心没好报。

  虽然不想解释,但是再这么下去就要被掐死了,苏洛只好费力的一字一句道:“我是苗疆……巫女,如果不是我挑出你的蛊虫,你现在已经死了……”

  “蛊虫?”

  江殊的手微微的松弛了一些,看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中蛊的事情。

  苏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为了亮出自己的筹码继续说道:“蛊虫还没有清干净,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对我好一些。

  江殊冗自笑了下,松开了手,因为大病初愈,整个人还是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

  他挑了一下眉头,声音温柔又蛊惑的问道:“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继承家业不更好?”

  江殊的问题让苏洛愣住了,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啊!早知道……

  看着苏洛那变得懊恼的眼神,江殊不悦的压低了眉头。

  苏洛抬手,轻轻的用手指点了点江殊的胸膛:“这下你可以让开了吧。

  江殊动了动身子,余光里却瞟到苏洛蜕皮的手心,一把拉了起来。

  “嘶……”苏洛一阵吃痛。

  “这是怎么伤的?”

  “还不是为了给你搓药丸,手头没有蜂蜜,只能用蜡油了。
”苏洛说着,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里有一丝的娇嗔。

  “傻瓜。

  江殊说道,眼神越来越沉,那破碎的美感,此时看起来居然带着执拗的霸道。

  苏洛耳朵一热,往后收着:“没关系。

  江殊却喊道:“来人。

  门外的婢女推门进来,江殊眼皮都不曾抬下:“拿来点止血的药物。

  “是……世子。

  婢女小心的退下,刚离开房间,几个小丫头就在外面嚼着舌根:“没想到,咱们世子看着瘦弱,居然如此强悍,居然都让世子妃流血了,快快,去药房拿点止血的药物来。

  不一会,婢女呈上药物,掩唇笑着离去。

  苏洛被江殊拉过了手,她却感觉奇怪的往后缩着,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你,我还是自己来吧。

  “不必。
”江殊强硬的让人无法拒绝。

  苏洛还是第一次被人照顾,心里莫名紧张的咚咚跳动。

  江殊做事很细致,一点也不像平常男人那样粗心,他一边专注的上着药,一边说道:“我病好的事情,除了你我二人,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苏洛顿了下,有些心虚的说:“可是我的婢女,青衣,已经知道了,她刚刚还和我一起帮你穿衣服来着。

  江殊拧眉:“她看了我的身子?”

  苏洛点点头,不知道江殊为什么脸突然变得很臭,不就是上半身吗,看了就看了呗。

  “下次不许!”

  “知道了……”

  包扎完后,苏洛一个人陷入了尴尬,此时夜还长,江殊现在醒了,两个人要怎么继续睡,苏洛正准备提议,她去睡桌子,一节修长的手臂就朝她压了过来,下一秒,她和江殊已经双双的倒在了床上。

  “歇息。
”江殊说。

  “我,我不困,我想出去……”

  苏洛还没说完,人就被江殊再次死死的压住:“你难道想传出本世子只有半夜的传闻。

  他的意思是???

  想法刚落,江殊魅惑的从耳边传来:“继续叫。


第5章 不是完璧?

  “我不!”

  苏洛咬牙拒绝道,下一秒江殊直接与她十指交叉,然后拇指按在了她的伤口上。

  “啊啊,江殊,疼!”

  “啊……我错了……停下,饶了我好不好……”

  女人娇弱无骨的声音不停的从房内传来,听的门外的小丫头是一个比一个兴奋。

  “又来了又来了,世子爷好威猛啊!”

  苏洛:……

  第二天,婢女们一大早进来收拾房间,发现世子居然已经穿着常服收拾整齐,好端端的在床沿上坐着。

  太医都已经诊断,世子体弱,加上急怒攻心,可能挺不过来了,而且婢女早已将昨天主仆两胡作非为的摧残传遍了院子,众人都以为世子肯定是不行了。

  没想到,世子不仅没有出什么意外,反而脸部红扑扑了一些,就是眼圈底下有一些乌青。

  这是冲喜起作用了?

  婢女们喜上眉梢,江殊的薄唇却抿成了一条直线。

  原本他大病初愈,身上还有伤口,昨夜是能睡得很沉的,但苏洛半夜里也不知怎么翻滚,就滚到他怀里,手臂还紧紧的抱着他的腿缝。

  他体寒,她却热得像一团火……这一夜,煞是难眠。

  苏洛被婢女的动静吵醒,一睁眼,发现江殊正坐在他的面前,像一座山一样,挡着她,她的手暖融融的,扣弄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插在江殊的大腿缝隙中。

  苏洛连忙脸红的抽掉了手,刚想说话,耳边就响起一声轻嗽。

  苏洛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嬷嬷领着两丫头站在门口,她的身侧,还有

相关文章

《无限之游戏大穿越》林峰欧迪姆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无限之游戏大穿越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林峰 简介:扶……扶我起来,老夫我还能继续苟……毕竟,苟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嘛щ(゜ロ゜щ)… 角色:林峰欧迪姆 《无限之游戏大穿...

《让我爱你 不论朝夕》叶微贺迟远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让我爱你,不论朝夕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锦竹 简介:作为地产大亨的太子爷,贺迟远的童年并不幸福,父母婚姻的悲剧,让他从小就抗拒爱情。跟他接触过的女人都说,贺迟远是没有心的。但这样...

阿凯《史上第一废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若沈依最新章节

小说:史上第一废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阿凯 简介:带着被称为拖油瓶的妹妹,我做了上门女婿老婆绝美倾城,却对我不冷不热,娘家人更是没有给我一天好脸色为了妹妹的医药费,被扇耳光,被骂废物...

刘锐秦旖婕全文免费阅读《超级红人\/超级红人》小说最新目录

小说:超级红人\/超级红人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青木堂主 简介:先被女友背叛,又得罪美女上司,底层小职员时运到来,逆袭上位,转眼已是巅峰红人! 角色:刘锐,秦旖婕 《超级红人\/超级...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断案追凶徐冽林海 断案追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断案追凶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徐冽 简介:有人用我的推理小说来杀人?!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接二连三的命案,一个神秘的宗教组织,行为诡异的女孩,消失的嫌疑人,二十年前被封锁的...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