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游戏大穿越》林峰欧迪姆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tyjx53年前 (1970-01-01)久久小说网187

小说:无限之游戏大穿越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林峰

简介:扶……扶我起来,老夫我还能继续苟……毕竟,苟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嘛щ(゜ロ゜щ)…

角色:林峰欧迪姆

《无限之游戏大穿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装了个王者级的逼

  刚特·欧迪姆盯上自己了,林峰很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是不知道为何,直到目前为止,他依旧没有什么非常强烈的危机感,或者说是紧张感。

  作为一个学生,林峰曾经一度热衷于阅读各式各样的网络小说,其中和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相似的,进入“主神空间”一类的小说他也看过不少。那些小说里的主角们总是会在最初遭到非常可怕的“洗礼”。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初入空间尚未掌握什么特殊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类空间任务的困难与危机四伏的环境。

  且不说最后的结果如何,单论其中的过程也都是万分惊险的。主角也好,配角也罢,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用上了自己全部的智慧与力量来提升自己的存活率。紧张、恐怖的氛围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现在的林峰却没有太多这样的危机感。或许是因为身份“优势”的存在,也可能是因为目前的环境还比较安逸,也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是林峰所熟悉的“游戏”,他大致能够知道相关剧情的走向,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

  总而言之,此刻的林峰对于刚特·欧迪姆盯上自己这件事,只是觉得事情可能会变得很烦,因此感到有些头疼罢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稍稍振作了一下精神,抛开了脑中的各种想法,林峰坐直了身体对着依旧保持着一脸玩味的表情的刚特·欧迪姆道:“好了,我们俩聊了也有一小会儿了,你就不打算介绍一下自己吗?”

  “那就先从我开始好了。”没等刚特·欧迪姆回答,林峰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我叫做林峰,是这个酒馆老板娘的远方亲戚。因为家里出了点变故,所以过来投奔她。”

  “哦,是这样啊……那还是真是令人哀伤呢。”刚特·欧迪姆很是配合的摆出了一副“我很同情你”的表情,点了点头道,“不过,特地赶到这里来,你也真是不走运啊。毕竟现在正在打仗,尼弗迦德人也占领了这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也是真的不好说。”

  “还行吧,也不能说是倒霉啦。毕竟这年头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称得上是‘安全’的。”林峰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这里有战争,那里有猛兽。听说最近还有一个可疑的组织在到处的行动,造成了数不尽的破坏与杀戮。他们消灭见到的一切的生命,焚毁沿途所有的村落,神出鬼没,无人能敌。”

  说道这里,林峰心中一动,随后,他便将手肘放到了桌面上,双手交叉冲着刚特·欧迪姆笑了笑道:“各方的探子遍地都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还有一些可怕的跟踪狂,喜欢打扮成人畜无害的商人的模样,到处游荡,也不知道是要做些什么呢!”

  “啧啧啧,这个世界太乱了啊!”说完,林峰也不管刚特·欧迪姆的反应,不停地砸吧着嘴巴,发出了一声总结式的慨叹。

  “哦?打扮成商人模样,到处游荡的跟踪狂?”刚特·欧迪姆眼神闪烁了几下,微笑着开口道,“我似乎在哪里听过这样的描述呢。不知道林峰小哥你说的是哪一个呀?我觉得我们可以交流一波情报哦。”

  “嗯……好主意。”林峰拍了拍手,作出了一副很是赞同光头的话的样子。

  看到林峰那十分配合的反应,刚特·欧迪姆正想再度开口,继续把这个话题深入下去,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林峰打断了。

  “所以说。”林峰话锋一转,抢在了刚特·欧迪姆开口之前道,“你真的不打算请我喝一杯吗?”

  “请你……喝一杯?”刚特·欧迪姆表情有些微妙地重复了一边林峰的话。

  “不错,正是请我喝一杯。”看到光头那略微有些蛋疼的表情,林峰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灿烂了,“来两杯烈酒,喝完会让你很满足的!”

  此言一出,光头的神情就更加的微妙了。

  “嗯?怎么了吗?”仿佛没有察觉到刚特·欧迪姆的异常,林峰继续面不改色的说道,“如果你没有钱的话,那就很麻烦了呢。我身上也没有钱,而你从刚才开始又点了不少东西。有美味的食物,也有香醇的美酒,一会儿要是拿不出钱来的话,想来艾尔莎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哦。”

  “唔……还是说,你是在等别人来给你付钱呢?”林峰摸了摸下巴,作出了一副思考状,几秒后他忽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般,右手握拳轻轻敲击在了左手的手心上,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会突然朝我搭话的啊!”

  刚特·欧迪姆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有些蛋疼的看了一眼在那里表演的林峰道:“喂喂喂,你这未免把我想得太不堪了吧?”

  “哦?你不是为了让我替你付钱才向我搭话的吗?”

  “当然不是!”

  “这样啊……嗯,我信了。”林峰的目光在刚特·欧迪姆的身上转了几圈,随后坐了下来,满面笑容地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

  “这么说来,你是特地在这里等人咯?”

  寒意,随着这句话说出口,一阵强烈的寒意在瞬间包围了林峰,仿佛在一瞬间就将他的呼吸都要冻了起来。

  然而这份寒意来得快,也去得快。还没等林峰作出什么反应,那股寒意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就如同出现的时候那样的突兀,那样的迅速。

  “呵呵,终于忍不住了吗?看来我这逼装的还是挺到位的呢。”心脏仿佛停跳了一拍的林峰,若无其事的抹掉了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暗冷笑道。

  “我没有要等的人,只是在这里喝喝酒罢了。”刚特·欧迪姆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那副欠揍而又猥琐的笑容道,“另外你可别小瞧我了,我也是有钱的。”

  “小瞧你?不不不,我哪有胆量小瞧你。我可是把你看做是能毁灭世界的怪物来看待的呢……”林峰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但是表明上还是按照正常的思路说了下去,“什么呀,那你刚才那种反应是怎么回事?你那仿佛蛋都碎了的表情……”

  “呵呵呵,因为你说的那些话,那些通常都是我的台词呢……”刚特·欧迪姆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略显微妙的表情,只不过这次收敛了许多,没有之前那么明显了,“只要有和我同桌的人,基本上是不需要我自己付钱的。那些人通常都会非常积极主动的请我喝酒。”

  “呵呵,积极主动呢……”林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刚特·欧迪姆,意有所指地说道,“看起来这次轮到你‘积极主动’了呢。”

  “不错,正是如此。”刚特·欧迪姆颇为无奈地眨了眨眼睛,冲着艾尔莎喊道,“老板娘,再送两杯酒过来。”

  很快,两个新的、装满了酒的木制杯子放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自从那阵突如其来的寒意笼罩过林峰之后,刚特·欧迪姆的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林峰。光头正在观察着林峰,而林峰则正在向着艾尔莎讨好的笑着,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喝完这一杯就不会再沾酒了。

  “好了,这下我们的对话可以继续下去,刚才说到哪儿来着?”送走了艾尔莎的林峰回到了位置上,拿眼睛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刚特·欧迪姆道,“哦,是说到你是谁,是做什么的了。没错吧?”

  “呵呵,我是刚特·欧迪姆。”这一次这个死光头没有再继续搀科打诨,一本正经地开口说道,“一个浑身癞痢的流浪汉,任您差遣。”

  “嚯……这年头,流浪汉也是一种职业了吗?”林峰虚着眼看着刚特·欧迪姆,毫不留情地嘲讽他只回答了一半的问题,“那你还真是了不起呢……不知道这个职业可以解决多少就业岗位,创造多少GDP呀?”

  “嘿嘿嘿,之前我是卖镜子的,后来大家伙就起哄帮我取了个绰号。叫做镜子大师,或者是玻璃小子。”刚特·欧迪姆无视了林峰那意义不明的吐槽内容,猥琐的笑着说道。

  “哦~原来如此,一个到处游荡的商人呀……”林峰眯起了眼睛,像极了一只偷到家禽的小狐狸,“难怪刚才你会对我口中的‘商人模样’、‘到处游荡’这两个词起反应呢?”

  “难道说你口中的‘似乎在哪里听过这样的描述’的说法,就是别人对你的评价吗?”林峰一脸阳光灿烂的笑着说道,“这么说来,或许你还隐藏着‘跟踪狂’的属性咯?”

  “啧啧啧,你的想法总是那么的奇妙并且充满了新意。”这一次刚特·欧迪姆没有被林峰这带有明显的指向性的话语所触动,他似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道,“实在是难以想象,你才是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

  “究竟是你的父母的教育理念太过优秀呢?还是说……另有隐情呢?”刚特·欧迪姆的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林峰道,“你的智慧到底源自何处?总不能是从丹德里恩大师的歌谣里来的吧?”

  此时的刚特·欧迪姆仅仅是盯着自己罢了,但林峰就有了一种难以抑制的焦虑与不安,一种危机即将降临的感觉。

  “如果不能给出一个让这个死光头接受的理由的话,我估计就要直接GG了。”林峰的直觉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而他也相信这个感觉是正确的。

  “怎么办?我该怎么回答呢?”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躁在林峰的心中不断地凝聚、压缩、扭曲着,“要不说实话算了,不然的话恐怕我就真的要完蛋了……”

  就在林峰犹豫着打算说出全部的真相的时候,一股清凉的感觉忽从他的额头扩散了开来,然后顺势而下,走遍了全身。那股不知名的焦虑也随着这股清凉气息的游走而被驱逐了出去。

  “To_Your_Health!”

  正带着一脸笑意,等待着林峰开口的刚特·欧迪姆,猛地听见林峰来了这么一句话。随后就看见林峰一把举起了酒杯,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WTF?”刚特·欧迪姆一脸懵逼的看着林峰的动作,情不自禁地冒出了一句脏话。

  这边的刚特·欧迪姆正难以置信地吐出了一句“沃德法克”,那一边的林峰也不住的心中暗叫好险。

  “刚才那种焦虑感是这个死光头搞的鬼吧……居然连我的思维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影响,想要对着这个混蛋将一切和盘托出,真的是好险……”林峰心中忍不住一阵后怕,要是刚才自己真把实情说了出来,估计自己就已经被“抹杀”了吧,“还有刚才那种清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难道是那个【天赋技能】的影响?毕竟现在的我除了那个‘洞察之眼’啥都没有啊。”

  想到这儿,林峰不由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刚特·欧迪姆。此时这个死光头也正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然后错开。

  “得……看来我一不小心还装了个王者级的逼。”林峰在心中苦笑着,自我吐槽道,“看来我还是改名叫‘林·坂本·峰’好了。这样的话,还比较贴切一点……”


第五章 来局昆特牌吧!

  “To_Your_Health!”

  这真的是一句非常优秀的沟通用语,通常人们都会在互相干杯、喝酒时说出这句话。作为一句通用的祝酒词,无论是熟稔的老友,还是初识的新人,甚至是未曾交集的陌生人,都能适用于这句话。

  人们三三两两的四散围坐在各自的酒桌前,在一声声“To_Your_Health!”的祝词中,向着身边或熟悉,或陌生的人举起酒杯,大笑着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酒水顺着嘴角漏了出来,缓缓流下染湿了衣襟,但是又有谁在乎呢?众人放下酒杯,默契而又无声的相视一笑,这是一种多么豪迈且畅快的行为啊!

  当然了,凡事都得视情况而定,任何事情都会因人、因地、因事而发生变。这一点在“语言”一道上会变的特别的明显且强效。

  比如林峰的这句“To_Your_Health!”就不再像是一句单纯的祝酒词。

  在刚特·欧迪姆逼问林峰,他的智慧源于何处,甚至为此动用了某些神秘的力量之时,林峰选择了使用这句话来作为回答。此时的“To_Your_Health!”与其说是“敬你的健康”,倒不如翻译成“问候你母亲”或者是“丢雷楼某”之类的意思,这样还显得更加的贴切,更加的生动一些。

  这样强行岔开话题,并且莫名其妙“敬你的健康”总会激起人们心中的蛋疼之感,而这样的情况放在刚特·欧迪姆就显得更是疼上加疼了。

  毕竟在正常游戏剧情中,白狼质问刚特·欧迪姆为什么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时候,这个该死的光头佬就是用这种方式强行岔开话题的。现在林峰把同样的手段用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家伙不知道有会有多郁闷。

  “哈哈哈,林峰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刚特·欧迪姆忽然拍了拍林峰的肩膀,大笑着说道,“能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托你的福,今天的菜肴也更加的美味,美酒也愈发的香醇!”

  “还行,还行。客气,客气。”见这位大佬似乎并没有继续深究下去的意思,林峰也暗中松了口气,随后挤出一副热情的笑容道,“能够遇见你,也解决了我的一些疑问啦。真是非常的感谢你了。”

  “哈哈,这有什么。我们旅人必须互相帮忙。或许有一天我会有麻烦,而你刚好就在附近可以帮忙。”刚特·欧迪姆又一次的拍了拍林峰的肩膀,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起身大步离开了座位。

  “我靠……这台词,这举动……”听着刚特·欧迪姆的话,林峰心中一惊,立刻也跟着起身离开。

  只是在他转身之后,刚特·欧迪姆就已经不见了。酒馆的门没有被打开的迹象,周围的人们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个大活人突然不见了。

  林峰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发现刚特·欧迪姆的身影,这个大光头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这个酒馆之中。只剩下了桌子上剩下的餐盘和酒杯,以及那不知道何时放在桌子上的钱币,证明他曾经在这里出现过。

  “啧啧啧,大佬就是大佬,离开的时候都这么潇洒。”林峰撇了撇嘴,在心中不由地暗自吐槽道,“话说回来,刚才刚特·欧迪姆的那句台词,是他和白狼分开的时候说的话吧?这么说来……这家伙如此迫不及待的离开,莫不是打算跟踪我,从而探寻我的秘密了吗?我去……好恐怖,这家伙……想想都觉得好恐怖!”

  想到这一可能的林峰不由的浑身一冷,毕竟被一个如此恐怖的存在窥视可不是一件值得人高兴的事。

  “不对啊……”忽然间,林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懵逼的自言自语道,“刚特·欧迪姆要是走了,谁来告诉杰洛特有关叶奈法的消息?这样一来,剧情不就断了吗?”

  【主线任务激活】

  【主线任务一:协助杰洛特找到叶奈法】

  【主线任务二:至少发掘两个支线任务】

  与此同时,一道透明的任务面板出现在了林峰的面前,这也宣告这此次的“游戏世界”的任务算是正式的开启了。

  “原来如此,由于‘玩家’的出现剧情多多少少会发生一些改变吗?当然也可能是为了不让玩家彻底掌握剧情走势而刻意做出的调整吗?”看着眼前的任务面板,林峰皱着眉头道,“呵呵,组织这场游戏的人还真是有够用心的呢。”

  “话说回来,果然是新手任务啊,难度是真的够低的。”想到这儿,林峰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没有任何的限制和惩罚,主线二的最低要求是‘发掘’而不是‘完成’。主要目的是还是为了让玩家熟悉该如何找到支线任务吗?与其说是任务,倒不如说是教学了,还真是有够贴心的。”

  “这里真的是类似主神空间的地方吗?怎么对新人这么友好的?”林峰心里不住的犯着嘀咕,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遭遇过特别致命的剧情,虽然这是好事,但是却有些反常让他多多少少有点不安,“算了,管它呢。先把能做的事都做好了吧。其它的事以后再说。”

  接着林峰便和艾尔莎打了个招呼,打算先去百果园里逛一逛,找找有没有什么支线任务能做的。他走到酒馆门口,正想推门出去。门却从外面被推了进来,与此同时正站在门外的两个人也映入了他的眼帘。

  那是两个全副武装的人。

  一个是十分帅气,气质非凡的中年大叔,银白色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左眼上有一道竖直的伤疤,背后背负着两把带着淡淡地血腥味的剑。

  另一个则是一个年纪更大的老爷子,他看上去像极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背后同样背着两把剑,只不过这一位似乎受了点伤,左肩的肩甲上染上了鲜血,从血液色泽上来看应该是不久前才染上的。

  他们两个有着共同且突出的特征,那就是眼睛。他们拥有着一双金黄色的竖瞳,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咆哮的狼头挂饰。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样的特征意味着什么。

  这是两个猎魔人,两个同属于“狼”学派的狩魔猎人。

  “白狼杰洛特和维瑟米尔吗?”没想到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遇上两人,林峰不由地愣在了原地,一时间既没有像之前设想的那样上去搭话,也没有让开路来。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峰的反应被两人看在了眼里,杰洛特和维瑟米尔两人相互看了看对方,似乎有些无奈。这样的情况,这些年他们也算是见怪不怪了。猎魔人并不被人们所喜爱,更多的人把他们当做是怪胎,怪物,认为他们是“沾满了铜臭的异种”、“冷酷无情的刽子手”等等。林峰那愣在原地,而不是直接出言嘲讽、挑衅已经算的上一种“良好反应”了。

  “你好,能让一下吗?”杰洛特向着林峰微微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林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轻声的说道。

  “啊……”听到了杰洛特轻声的询问,林峰似乎才反应了过来,神情依旧有些迷茫的让开了道路说道,“你们好,你们好。不好意思了。”

  见到林峰爽快的让路,两个猎魔人相视一笑,似乎是看出了林峰的行为是不带恶意的,只是有些走神罢了。

  两人向着林峰投去了一个善意的微笑,然后走进了酒馆。

  不得不说狩魔猎人真的是不受欢迎到了极点,自从杰洛特和维瑟米尔走进来,整个酒馆的氛围都变了。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们,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与鄙夷,似乎是打算用眼神将两人赶走。

  大概是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吧,杰洛特与维瑟米尔并没有在乎众人的目光,径直走向了艾尔莎所在的柜台。

  正当两个人路过一个坐了四个当地村民的桌子的时候,一个穿着毛皮短袖,身上纹着各种文身的男人忽然冲着他们开口道:“我喝酒的时候,可不想有这样的变种怪胎在旁边。”其语气充满了挑衅与讥讽的意味。

  维瑟米尔并没有理会这个男人,自顾自的向前走去。而杰洛特在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则是身形微微一顿,停住了脚步,在淡淡地瞥了这个男人一眼后,又一次的迈开了脚步,跟在了维瑟米尔身后。

  “请不要介意那些流氓。”艾尔莎冲着维瑟米尔微微点了点头,略带歉意的说道,“我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

  “哈哈,没事。”维瑟米尔摆了摆手,作出了一个“我也很无奈”的动作开口道,“我们不会在意的,早就已经习惯了。”

  这个时候,稍微落后了一步的杰洛特也走了过来,站在了柜台前与维瑟米尔并排而立。维瑟米尔侧了下身子,向着杰洛特投去了一个眼神:“尽量别惹事,我们还要打听叶奈法的消息呢!”

  “放心吧,我明白的。”对于伙伴的关心,杰洛特也同样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同时他又回过身子看了一眼气氛依旧十分险恶的酒馆,“只不过,这些人可能不这么想就是了,他们的眼神可都透着挑事的意思呢。”

  “村民们都很不安。”发现周围的人们都伸着脖子,用不善的眼神注视着这里,艾尔莎也很是无奈,她半解释半劝告的说道,“军队才刚刚通过这个村庄,现在又有狮鹫兽在附近出没。”

  “嗯哼,我们刚刚已经见识过了。”杰洛特摊了摊双手,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们还遇到了你的亲戚布拉姆”

  “噢,天呐,布拉姆!”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听到了布拉姆名字,艾尔莎显得很是吃惊,她连声问道,“他怎么样,他还好吗?”

  “放心吧,他还活着。”维瑟米尔作了个手势,示意艾尔莎别担心,“他要我们代为向你致以问候。”

  “噢,感谢你们,狩魔猎人大人!”艾尔莎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一般,顿时松了口气,她抬起了双手作出了一个欢迎的手势道,“你们的饮食一律免费!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两位提出来吧,我会尽力满足你们的。”

  杰洛特和维瑟米尔相视一笑,说出了他们的来意。

  “我们在找一个女子,黑发,紫色眼珠,穿黑白衣服,是从威洛拜的方向骑马来的。”杰洛特率先开口道,他简洁而又不失重点的向艾尔莎描述着他要找的人的外貌特征,说到最后他的神情还有些说不出的微妙,“还有,她的身上有丁香花跟醋栗的香味。嗯……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怪。”

  “不,我没看到,也没有听过这样的小姐。”听完杰洛特的描述,艾尔莎微微皱起了眉头,稍稍回忆了一下说道,“我能肯定她没有来过我这儿,如果有我一定会记得的。”

  “对。”维瑟米尔在一旁幸灾乐祸,意有所指地补充说道,“而且我们要找的这位特别令人难忘。”

  “这里有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旅人,你可以向他们打听一下。”虽然没能提供有效的信息,但是艾尔莎还是如此建议道。

  “看来老板娘是不知道叶奈法的事了。”维瑟米尔向杰洛特投去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这下你得去找那些‘很是在意’你的人打听了。”

  杰洛特嘴角扯了扯,对于这个老家伙的幸灾乐祸显得有些无奈,正想继续问些别的消息,却听到了一个小心翼翼地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嗯……那个……你们好呀~”

  杰洛特和维瑟米尔同时转过身,看到了站在那里显得很是拘谨,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林峰。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后,维瑟米尔开口道:“怎么了,小伙子,你找我们有事吗?”

  “怎么了,林峰?你认识这两位狩魔猎人大人吗?”与此同时,艾尔莎那略带疑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嗯……那个,其实……”作为一个白狼的脑残粉,终于能够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此时的林峰显得很是激动,甚至有点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啊啊啊啊,我去,我的嘴皮子怎么不利索了!快点说话啊,林峰!刚才调戏死光头的气势去哪里了!”看着两个狩魔猎人和艾尔莎越发疑惑的神情,林峰不由地有些焦急了起来,“可是,我又该说些什么呢?”

  “你吃了吗?这么问好像不太好啊……还是说问他近来怎么样?但是我们也不熟啊!”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了林峰的脑海,让他眼前猛然间一亮。随后,仿佛是在某种神(牌)秘(瘾)力(发)量(作)的作用下,林峰双眼发出极为闪耀的光芒,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道。

  “嗨~来局昆特牌吧!”

  杰洛特:“哈?”

  维瑟米尔:“嗯?”

  艾尔莎:“诶……”

  林峰:“啊啊啊啊啊……卧槽,我都说了些什么呀!!”


第六章 装逼癌又犯了……

  “嗨~来局昆特牌吧!”

  此言一出,眼前的三人顿时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默,其中包括一个阅人无数的酒馆老板娘,还有两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经验丰富的狩魔猎人。

  当时那三个人看我的眼神仿佛透露着些许“关爱智障儿童”的味道,艾尔莎更是有些生气、担忧的看着我,眼中满是“我就说你不该喝酒”的意味。不过这都无所谓,我知道在四分之一柱香之后,他们就会理解我的举动,因为我决定装一个逼。虽然本人平生装逼无数,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到位的……

  “咳咳咳……”咳凑了几声后,林峰结束了自己的脑内妄想,顺便清了清嗓子,随后露出了一个真诚无比的笑容道,“看起来两位似乎有些困扰,不知道有什么是我帮得上忙的吗?”说完,便向杰洛特投去了一个期待的眼神。

  “孩子,虽然我们现在非常需要一些情报,但是我不觉得你应该参与进来。”杰洛特停顿了一下后,用一种带着劝诫之意的语气说道,“这里的人们非常的热情,相信你也已经感受到了。我不认为和我们扯上关系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想你能懂我的意思。”

  “你好,狩魔猎人。我今年已经21岁了,这个年纪再怎么说也算不上是一个孩子了吧?而且,既然你急需一些情报的话,那你就更不应该拒绝我了。”林峰冲着杰洛特礼貌的笑了笑,接着抬了抬手向艾尔莎示意不要担心,“请放心老板娘,我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脑袋也没有烧坏。”

  “不,这与年龄无关,你还是个孩子。”杰洛特那金黄色的竖瞳在林峰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淡淡地说道,“有些人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算不上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了,但是有些人长大了,却依旧保持着孩子的特性。”

  “我去……什么叫‘长大了,却依旧保持着孩子的特性’?这家伙是在吐槽我心智年龄低幼化吗?虽然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白狼言辞很是犀利,但是没想到现实中听起来更加的厉害了。”林峰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但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或许吧,但是有些时候孩子有孩子的好处哦,至少可以做到一些大人没法做到的事。”

  “另外,我觉得你们还是赶紧去里面一点的位置休息一会儿吧。”没等杰洛特回答,林峰就微微向着自己的右后方动了动脑袋,向三人示意到,“有些人似乎已经不耐烦了呢。”

  此时,就在林峰身后的不远处,那个刚刚挑衅过杰洛特的短袖文身男子,正在和他的几个同伴交头接耳着,目光还时不时的投向四个人站着的柜台处,似乎是在谋划着些什么。

  “孩子,狩魔猎人不是普通人,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有很多。普通人能做到的事他们基本都可以做到,而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们也可以有选择性的做一些。”杰洛特的视线扫过那四个鬼鬼祟祟的人,随后一脸淡然地转过头来,似乎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另外,如果不是你上来搭话的话,说不定我们已经吃饱喝足准备走人了。”

  “好了,我们去里面坐一会儿吧,孩子你也跟着过来吧。杰洛特你需要打听消息,低调点行事比较好。”维瑟米尔忽然开口对杰洛特说道,接着他又转过头对艾尔莎笑了笑,“麻烦来三份酒水和食物,另外这个小伙子稍微借我们一会儿吧。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他完好无缺的还给你的。”

  “来,往这边走吧,我来给你们带路。”看见事情有了转机,林峰立刻开口自告奋勇的将两人引向一个稍微靠里面一点为座位。

  “呼……好险好险,要不是维瑟米尔开口替我说话,说不定我就得提前透露点东西来引起杰洛特的注意了。”林峰一边招呼着两个狩魔猎人坐下,一边在心中暗叫好险。

  林峰和维瑟米尔面对着面坐了下来,杰洛特却没有坐下,他看了一眼维瑟米尔的左肩说道:“怎么样,需要我给你包扎一下吗?”

  “嘿,拜托。我还没有老到这个地步好吗?”维瑟米尔半抱怨半开玩笑的说道,“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会比较好一点。”

  “好吧,那我去那边打探一下消息。”杰洛特没有坐下来的意思,反而向着维瑟米尔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明显是在说:“这个小子就交给你处理了。”

  “行了,行了。你去吧,记得别惹麻烦。”维瑟米尔当然明白杰洛特的意思,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在这段简短的交流结束以后,杰洛特便转身向着其它桌子的人们走去,维瑟米尔则是对着林峰笑了笑道:“别在意,他是不希望你惹麻烦上身。老板娘说的对,这里的村民现在都很不安,当然了这个‘安’在我看来是安分的安。总而言之,现在这个时期没事找事的家伙会特别多,和我们这些人扯上关系准没好事。”

  “哈哈哈,你们对自己还真是不留情啊。”林峰乐呵呵的笑了笑,很是理解的点点头道,“刚才在他说‘狩魔猎人不是普通人’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他是想提醒我别自找麻烦,对此我很感谢他。”

  “你也一样,你也不愿意我被牵扯进来。但是你却开口让我一起过来坐坐。”林峰的话锋一转,语气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看着维瑟米尔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我不认为一个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狩魔猎人会因为一时心软而做出不合理的举动。”

  “你的意思是我的举动不合理?”维瑟米尔不动声色地说道,“在你的强烈要求之下,请你过来喝一杯有什么不合理的吗?”

  “嘿嘿,能让狩魔猎人主动掏钱请客,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林峰眯起了眼前,冲着眼前的老狩魔猎人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道,“更何况还是请一个‘孩子’喝酒。”

  “不不,孩子你可能没听到。之前老板娘可是说了的。她说我们的饮食一律免费。”维瑟米尔愣了一下道。

  “不不,狩魔猎人。艾尔莎只是说‘你们的饮食一律免费’,我可没在这个‘你们’之中。”林峰学着维瑟米尔的语气说道。

  “哈哈哈哈!”听了林峰的话后,维瑟米尔沉默了片刻,随即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你真的很有意思,小伙子。抱歉一直把你当孩子看。”

  “我叫做维瑟米尔,是一个狩魔猎人。”维瑟米尔开心的大笑着,对着林峰眨了眨眼说道,“我觉得你似乎认识我们,而且有话想和我们说,所以才出声把你留下的。”

  “我叫做林峰,因为家里出了一些变故,在亲戚布拉姆的介绍下来到这里的。”林峰同样对维瑟米尔报以一个微笑,然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看起来,你们似乎有些事想要打听呀,我想我应该帮得上忙才对。”

  “噢,你是布拉姆的亲戚?我们在路上遇到他了,当时他正被狮鹫兽袭击呢。”维瑟米尔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毕竟刚才林峰和艾尔莎两人看起来很熟悉的样子,林峰和布拉姆是亲戚关系也就不奇怪了,“不过,你放心。他还活的好好的,我们击退了狮鹫。”

  “非常感谢,这样看来其实狩魔猎人也没有大家传的那样不堪。绝大多数的说法都是因为丑陋的嫉妒心理,或者是病态的歧视心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对你们抱有恐惧的情绪吧?”林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随后他拿眼睛瞧了瞧维瑟米尔那染了血的右肩道,“这个,是狮鹫兽弄的吗?”

  “是啊,就是被那个畜生给抓到了,不过好在只是擦了一下,不碍事。”维瑟米尔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对林峰说道,“看来你对我们还是挺了解的,至少没有莫名其妙歧视和不知所谓的偏见。不过你还是把我们当做异类,并且敬而远之会比较好,虽然这话不应该从我的嘴里说出来。”

  “呵呵,同情异类的人与异类无异吗?”林峰也喝了一口酒水,用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说道,“这样的事我也不是没有见过啦。”

  “无论在哪个时代,不管是哪个国家,人们永远对于他们中间的‘异类’表现出一种近乎魔怔了的排斥。思想保守的是腐朽与落后,思想超前的则是狂人和疯子。活着的人永远得到不到太高的评价,只有死了的人才能获得无上的赞誉。不过好在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思想多多少少进步了不少。虽然暗地里的手段不会少,但是至少不会像以前一样干出烧死伟大的科学家之类的事情了。”

  “咦,是这样吗?我倒是觉得吊死和烧死个把碍事的人是很常见的举动。”维瑟米尔有些不解的看着林峰道。

  “额……”这个时候,林峰才想起来在这个世界里,杀人是件非常常见的事。人们有时仅仅是为了一双好看又保暖的靴子就会动手杀人,更别说是那些碍事的家伙了,想到这里,林峰不由地苦笑道,“我明白,我说的是我的家乡的情况啦。”

  “哦?在你的家乡是不允许烧死人的吗?看来你的家乡一定是一个和平而又安定的地方啊!”维瑟米尔显得有些惊讶,随后他又把话题转到了狩魔猎人身上,“不过,你听到的那些关于狩魔猎人的评价,有些也不是空穴来风啦。”

  “像狩魔猎人死要钱这样的说法就是很接近真实的。”维瑟米尔摊了摊手道,“举个例子来说,就像现在出现在附近的狮鹫兽,如果没有赏金的话,我们就不会出手解决它。不是不想帮忙啦,但是要有钱才好办事。”

  “哈哈,这个我能理解。”在维瑟米尔有些惊讶的眼神中,林峰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说道。

  或许维瑟米尔以为林峰会就此鄙视他一下吧,至少说一句“死要钱”之类的,但是林峰却很是认同他的说法,这让他有些讶异。

  “狩魔猎人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喝酒,也要睡觉,是要过日子的。”似乎是看出来维瑟米尔的惊讶,林峰向他吐了吐舌头,狡猾的笑道,“狩魔猎人既不是开善堂的,也不是志愿者之类的,为什么要光干活不收钱?再说了,要是没钱可赚,讨伐狮鹫兽时消耗的道

相关文章

阿凯《史上第一废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若沈依最新章节

小说:史上第一废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阿凯 简介:带着被称为拖油瓶的妹妹,我做了上门女婿老婆绝美倾城,却对我不冷不热,娘家人更是没有给我一天好脸色为了妹妹的医药费,被扇耳光,被骂废物...

完整版《超级巨星系统一秒就能变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超级巨星系统一秒就能变强 作者:麦昆哆一嗦 类型:都市 简介:性格善良随和的草根横漂陆浩歌因一场意外,获得了超级巨星秒速升级系统。本以为这是幻觉的陆浩歌,在不经意说出一句话之后,彻...

刘锐秦旖婕全文免费阅读《超级红人\/超级红人》小说最新目录

小说:超级红人\/超级红人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青木堂主 简介:先被女友背叛,又得罪美女上司,底层小职员时运到来,逆袭上位,转眼已是巅峰红人! 角色:刘锐,秦旖婕 《超级红人\/超级...

苏洛江殊(天降苗妃霸道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天降苗妃霸道宠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苏洛 简介:凄凉惨死后,苏洛才知道身边谁是人,谁是鬼! 重活一世,她发誓绝不放过那对狗男女,顺带抱紧前夫大腿 可说好的协议夫妻,不近女色呢?...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都市第一修仙》小说角色苏宇赵文松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都市第一修仙 小说: 社会都市 作者:苏宇 简介: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又不是故意把他打趴下?谁知道他那么不经打?苏宇不高兴地道:也是很烦,怎么总是一拳锤死一个还有漂亮的小姐姐非要我...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