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死对头:王妃每天都想逃蒋正南 端木凌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tyjx5天前飞卢小说14

小说:嫁给死对头:王妃每天都想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南本佳卿

角色:蒋正南 端木凌

简介:乱世如弦,人命如草芥。七年前,为了宣国,她一身嫁衣战前求盟,却不想招惹了最不该招惹的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金靖夕折扇轻摇,云淡风轻:“我们只是盟友,仅此而已。”阴差阳错,宣国太子战死,万丈高崖之上,她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纵身一跃。……重获新生,竟发现敌国权倾朝野的祭司大人宛若旧识。宁歌尘:“我对你相思成疾,唯你可医。”端木凌冷笑一声:“有病早治,觊觎我师妹,问过我手中的剑吗?”

书评专区

《嫁给死对头:王妃每天都想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二月的滂沱古城,残雪未化,尽管旭日东升,却依旧带着它特有的浸透骨髓的寒意。一辆古铜色的马车从城东缓缓出发,坚脆的马蹄铁叩击着石板路,发出清冷如梦的得得声。

车主是个四十岁上下、瘦如枯骨的男人,裹着一件劣质的兔毛大氅,黄瘦憔悴的脸。也许是好不容易接到这单生意吧,他的眉毛上挂着刚凝的冰霄,驾车之际显得格外卖力,不时打着响亮的呼哨,神色也颇为愉悦。

“这位客官,别看滂沱古城四面破旧了点,但还是有许多乐趣可寻的--客官是初来乍到吧?”许是长路无聊,瘦男人不肯放过任何机会跟车内雇主搭话,擤着冻得通红的鼻头,用很绕的腔调笑呵呵道:“城东头有一座红楼,还新着哪!也就是二十几年前,先帝携雪妃娘娘出游,到了滂沱古城,娘娘很喜欢这个古色古香的地方,先帝就为她修建了这样一幢红楼,取名‘还锦’。如今算算,先帝去世二十载有余,雪妃娘娘却还活着-从那以后,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不止这满城的百姓,就连许多外来客都跑去膜拜活神仙!”

墨色流苏遮蔽的车厢之内,忽然传来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

“这还不算有名哩!”听到车内有了响动,瘦男人越发情绪高昂,几乎把滂沱古城过去几十年的陈芝麻烂谷子事都翻出来晒了一遍。

可惜车内之人对此,似乎已经兴趣寥寥,懒懒地回了他一句:“我不是第一次来,这些事恐怕比你清楚。”

这一次听来,那声音竟隐隐是个年轻女子,瘦男人不由得暗自心惊。先前他是在西凤街碰到的这个怪人,孤身一人站在冰天雪地里,外罩一件厚实蓬松的灰褐色斗篷,出手阔绰,上车之后仅仅吐出三个字:“太子坟。”

可能是许久不曾言语,一开口竟是嘶哑如同哽咽。

瘦男人心知肚明这是雇主的目的地——太子坟,所有滂沱古城的居民神圣瞻仰之所在,长久以来作为一道特别的风景线,源源不断地吸纳着来自各地的旅客,为这个贫瘠的地方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他当时被这笔突如其来的生意冲昏了头脑,也不管对方何许人也,忙不迭地将路费银两揽入怀中,扬鞭上路。

“可以向阁下打听一件事么?”厢内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越来越好听了,“若有人想在‘太子坟’旁辟一静处居住,殊不知滂沱地界议价几何?”

瘦男人搓着手掌嘿嘿一笑:“客官您可真会挑地啊,太子坟……太子坟是我们这儿最出名的宝地了,话说那可是黄金风水哟!”顿了顿,突然换了一副郑重其事的口吻,“依我看啊,还是劝客官您别打这门心思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如今那一片荒地已经不是原来的荒地了,当初宣国的王亲国戚们都嫌弃它,把它当做废土割让了出去,如今却很繁华,很热闹……可惜却已经不在本国的管辖范围之内,而是属于金曌国明熙王的封地——明熙王可不缺钱,只怕是千金难赎寸土啊!”

正说着,耳旁果然就喧嚣了起来。仿佛从一个千年冰窟一下子跨进了闹市区,只听吆喝之声此起彼伏,一声赛过一声的洪亮粗犷。

在这条大街上,古铜色的马车犹如一滴水汇入了马车的海洋,很快消失不见。

***

滂沱古城的最高领袖是一个叫蒋正南的人,就在这一天,他的守备府里已经被闹了个天翻地覆。

一名衣着繁复华美、丝毫不同于滂沱古城之人的年轻男子,正在正堂内大发雷霆,命他将府里所有珍贵的古董花瓶兼书法字画全部拿出来,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尽数糟蹋。

年轻人气焰嚣张地每砸碎一个古董或撕毁一幅古画,跪坐在桌案旁的蒋正南的脸就不由得猛烈抽搐一下,天寒地冻的,可怜的蒋大人竟然汗流浃背。

蒋正南在内心深处呐喊彷徨了上万遍不止:苍天哪!我蒋正南除了贪点小便宜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为什么要让我在有生之年遇见这个人?!

“蒋正南——”年轻人又打破了他一个价值连城的德州青瓷,并且咬牙切齿地吼道,“本大人问你最后一遍:我师妹在哪里?!我告诉你,她千里迢迢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如果在你的福地上有任何闪失,你就趁早给自己准备一副上好的棺木吧!还有你这幢堆金砌玉的宅子,老子要一把火烧了它!……”

“完了,全完了……”蒋正南的死鱼眼直直盯着一地破碎的精美瓷器,想当年他的九姨娘携带家私跟着别的野男人跑了他都没这么心痛,眼下就差捶胸顿足痛哭流涕了。

“蒋正南!三天之内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的话……”年轻人冷哼一声,邪气冲天地笑了起来,笑得蒋府上下无不寒毛直竖。

蒋府的一座凉亭之内,蒋家大小姐正在穿针引线,将银盘内盛满的白梅花穿成一道长穗,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在旁边看着,不停地挤眉弄眼。

“你们俩干嘛?”蒋大小姐觑着那两人道,“眉目传情?”

其中一个贼兮兮地笑道:“回大小姐,端木公子来了,听说要老爷找什么人,老爷死活找不到,他就威胁老爷把收藏了几十年的宝贝都搬出来,给通通毁了个干净。这不,老爷气得一整天都难以下咽呢。”

“这么说爹正恼着,那你们还这么高兴?”蒋大小姐把花盘随手一搁,“刷刷刷”,一排绣花针如雨点般落到了对面的廊柱上,整齐茂密间距如一,每一根针都钉死了一朵白梅最中心的暗红花蕊处。

她的两个小丫鬟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不但不惧,反而拍手叫好。

然后,这位看似人比花娇、腰比柳弱的官家大小姐说了一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端木凌,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都不长脑子,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你当我蒋琳琅是什么人?这一次,你休想逃过本大小姐的手掌心!”

端木凌摔花瓶摔到手抽筋之后,拍拍屁股,长袖飘飘就走了,留下蒋正南跌坐在靠椅里,一个劲地以泪洗面。

蒋正南郁闷得快要死去的时候,惊觉自己天灵盖上刀光一闪,猛然想起那人的威胁——确切地说,那应该不是一个威胁,那小子是会说到做到的。

也就是说,他现在的脑壳等于是别在裤裆上……于是,蒋正南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了自己在滂沱古城的部下,齐聚一堂。

“如诸位所想,混世魔王来了……”蒋正南气若游丝地报出了那个“混世魔王”的诸多藩号,“天朝祭司,凌烟阁阁主,拥有承戮剑的白骑士统帅……端木凌大人。”

“携带家私出逃的话,还来得及么?”他的属下眼泪汪汪地问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蒋正南回答得也很幽怨。

“那这一次,是用美人计还是苦肉计?”众人齐刷刷抬袖抹着眼泪问道。

蒋正南仰天长叹一声:“美人计的话,琳琅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都二十一岁的老姑娘了,而且还不听劝诫把一手冰魄针练得出神入化,鬼都不敢要她……”

“苦肉计只怕更行不通,现如今那小子的心肠硬得跟铁一样,今天他要烧掉沈霞飞的那幅‘皇妃丹青’之际,我搁下老脸苦苦求了他三个时辰,嘴角都磨出血泡来了,硬是没能打动他……”

……

滂沱古城为了迎接皇亲国戚而专门设立的华庭驿馆。

端木凌前脚刚跨进去,阴森森的房梁上就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又到哪里野去了?这世上想要你命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在滂沱境内,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到处乱跑的好,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你脑子里赶紧给我把自己过去种种辉煌劣迹冲散掉,还当这是七年前呢,带着你的白骑士在宣国境内横冲直撞,耀武扬威,愣是无人敢管。”

虽然说着毫不恭维的话,但这个人的语气却隐隐流露出一两丝关切之意。

端木凌早已习惯了他的贴身护卫花易冷的这个尖锐性子,笑了一笑,不以为意道:“你一大早就出去了,忙活了一整天,有没有我师妹的消息?”

花易冷暗中皱了皱眉,随手扔下一个包裹,懒洋洋道:“自己看吧。不过我可把丑话撂在前头了,这里边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待会儿你看了不准冲我发火——不然的话,我少不了又要跟你动手,烦得很。”

他这种语气哪像是低人一等啊,简直就是一居高临下的太上皇。

端木凌一拆开,看到琳琅满目的信笺如雪片般滚了出来,每一封的收信人皆是“明熙王金靖夕”,而落款处无一不是“顾云溪”三个字,顿时傻了眼。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默默用力攥紧了其中一封,信封上那些遒美的字体在他的手心仿佛就要融化开来,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打哪里弄来的?”端木凌冷着一张脸,望着房梁上那个一袭血红色劲装的少年,神色一反常态地镇定。

凭着多年相处的经验,少年花易冷轻易地感知到自己的主子是真的生气了。

在过去的七年时间里,每次都是这样,他一旦真的发怒,反而会出奇地冷静自持下来。

然而花易冷显然对他毫不畏惧,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今天去了一趟金曌国,顺便拜访了一下明熙王阁下,他府里实在气派得紧,比金曌的皇宫内苑逊色不了多少。正好闲来无事嘛,我就随便逛了一逛,一不小心就逛到了明熙王的密室之内,然后就发现了一匣子这样的信,全是近七年内云溪公主写给明熙王阁下的……当时我想,祭司大人可能会对里面的内容感兴趣,所以就顺手抄了几封回来。”

这番话要是由别人口中说来,端木凌一定会觉得这个人十足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先不说金曌国“七王之首”明熙王府内禁卫森严,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那样的天罗地网之中,单就滂沱古城跟明熙王府在空间上的距离,亦有千里之遥,就是乘坐天下速度最快的乌电骓前往,一日之内如何能走个来回?更不用说,闯入机关重重的密室偷出明熙王的私密信笺了……但是,端木凌就是对花易冷的说辞深信不疑:天下间能够轻而易举做到这件事的人,除却花易冷别无第二人选。

七年前花易冷十四岁,有人出了十万两黄金的天价,扬言要取宣国祭司端木凌的首级,刚出道的花易冷自信满满地接了这桩生意。

当时的端木凌是全天下所有男人嫉妒、女人追捧的对象,虽然年纪轻轻未及弱冠,事业却已达巅峰状态,国内外树敌少说以万计,自然没把个毛孩子放在眼里。

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花易冷的确是“一把好手,五毒俱全,百折不挠”,请注意这个评价是端木凌给的,换了别人,绝对不止这个评价。

最后花易冷还是被祭司用阴谋诡计拾掇了,从此沦为了他的保护神。

就花易冷而言,要他承认某个人比自己强,那还不如杀了他。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令世人疑惑不解的是,被祭司算计后,花易冷虽然口口声声不服端木凌,却还是心甘情愿地听命于他。

天下皆知,端木凌师承仙乐门。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花易冷师承何处,何年何月得道,擅使哪一路数,用的是什么样的兵器……他整个人至始至终就好像处在浓云迷雾中一样。

虽然见过他的人寥寥无几,花易冷却已经名声在外。

“你看过吗?”端木凌随手掂了掂其中一封信笺的重量,忽然带了些许邪气地勾起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凭我师妹在卅古塔幽居十年、博览群书的水准,我丝毫不会怀疑这些‘情书’的内容引人入胜——姑且看作是情书吧,不过偷看信笺说到底是很没底气的事,我可不想因小失大。”

毫无动作,他手上的那封信忽然着火燃烧起来,手指轻轻一弹,火团落到一堆信笺之上,蓝莲烈焰瞬间吞噬了雪白的信笺。

“对了易冷,别怪我没提醒你,诸葛次来了……此番陈兵金曌,我需要那个狗头军师从旁襄助。”

端木凌的这句话甫一落地,花易冷就仿佛变成了一具空壳,断线木偶一样怔怔地瞪着天花板,一个大大的白眼尚未成形——

“花花——”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华庭驿馆的庭院里,忽然传来一个对花易冷来说犹如噩梦般的声音,腔调拖得懒婆娘的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间或夹带着诸葛次经年未变的风骚透顶的笑声:“想死我了你……”

花易冷当即两眼一抹黑,从横梁上跌了下来,不省人事。

相关文章

《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小说角色徐静雅谭菲菲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猫炽侠 简介: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 角色:徐静雅谭菲菲 《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捉奸   第一章捉奸...

对不起 我来晚了叶飞季宇诚 对不起 我来晚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夏奈尔 简介:静怡遇到叶飞时,她才十三岁在叶飞眼中,她只是一个孩子 五年后重逢,她已懂情爱,对叶飞爱得痴迷 只是,叶飞将自己摆在了一个不可亲...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横山农夫《我的五个绝色姐姐\/我的五个绝色姐姐》王超周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五个绝色姐姐\/我的五个绝色姐姐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横山农夫 简介:老爸是个小白脸,入赘富婆家吃软饭,骗走巨款气死富婆,只留下我和五个绝色姐姐相依为命大姐是太极宗师,二姐是...

苏素锦秦慕辰小说《重生毒妃遇寒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毒妃遇寒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苏素锦 简介:她本是苏家嫡女,本应高贵风光的活这一世,却因为爱错了人,信错了人,害得苏家家破人亡为她之人全部惨死,连刚刚生下的孩子自己都没有摸...

《红尘强少》小说最新章节 沈炼慕容冰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红尘强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沈炼 简介:邂逅绝色美女,偶得上古巫道传承,公司小职员命运大翻身!修玄术,通阴阳,习古武医术,成为一代超级高手,获得众美青睐,从此桃花不断! 角色:...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