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小说角色徐静雅谭菲菲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tyjx53年前 (1970-01-01)飞卢小说30

小说: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猫炽侠

简介: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

角色:徐静雅谭菲菲

《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捉奸

  第一章捉奸

  临近八月,,尽管此时已日薄西山,天气却依旧酷热难当,当真不负三伏之名。

  而在暮光城的寅庆街上,不少老人仍保持着旧有的习惯,於榕树底下乘凉,一边泼着手中的扇子,一边与身边的左邻右舍聊着最近的是非八卦,周围还有三三两两的小孩追逐嬉闹中。

  “呼,呼…”

  徐静雅独自一人走在这此街道上,只见其步履匆匆,眉头紧锁,斗大的汗珠不断在其两鬓间滴落,偶有相熟的行人打招呼,也是恍若未闻,只顾埋头疾步行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但正所谓坏事传千里,正当无所事事的老人们疑惑着这平时乖巧有礼的静雅丫头因何事忧心仲仲时,一条消息就悄然於这小团体传开来。

  原来啊,是徐静雅的奶奶出了车祸重伤入院,她此行也正是为了回家拿钱交医药费…

  虽然徐静雅目前的家在街道的尽头处,但其担心奶奶的伤势。

  而且寅庆街不算长,所以仅仅几分钟的时间,便已是到家,但她万万没想到,她即将迎来的不是一个安慰,而是另一个晴天霹雳。

  入门的一瞬间,徐静雅便已是感到不对劲,为什么家门口会多了一对高跟鞋,而她很肯定的是这不是她的鞋,鞋子上的斑斑泥迹也表明了这不是新鞋,那会是谁的呢?

  徐静雅隐隐有些不安,内心一个她不愿相信的念头不断涌现…

  她缓缓上楼,随着越接近那个承载她无数希望与回忆的房间,她呼吸越加急促,双手微微颤抖,她知道,如果不是飞机延迟起飞,或许她最早也得明天才能回到家。

  走近房门,房里传来的声音证实了许静雅的念头,脚步戛然而止,额间的汗水与泪水交叉着落下。

  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崩溃了,相恋时的甜言蜜语,求婚时的山盟海誓,婚后的相敬如宾,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爱情…

  真的如此脆弱吗?

  更让许静雅心碎的是,房间里传来的女声,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了,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徐静雅从大学开始就视作闺蜜的谭菲菲…

  “徐静雅那贱人不会突然回来吧,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谭菲菲的话语从门缝处缓缓传来。

  “放心吧,她出差订的是下午1点的机票,就算她知道那老太婆出了车祸,要赶回来起码得明天早上,所以啊,别想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嘿嘿嘿。”

  男子显然有些急躁地说道

  “哎,等下,别急嘛,我就想问问,那个大头靠谱吗?万一他把我们抖出来咋办?我可不想背个杀人罪什么的呢。”

  “放心放心,绝对靠谱,大头是我老乡,我两从小玩到大的,这次撞那老太婆之前,我还特意让他喝点小酒然后自首,罪行减轻,判下来也就关个几年,不过我答应过他,那老太婆死后,她那遗产我要分他一点。”

  男子说到最后语气开始下降,似乎有些心虚。

  “你答应分他多少?”谭菲菲急切问道。

  可外面的徐静雅却实在听不下去了,双手拴紧拳头微微颤抖,咬牙切齿,破门而入。

  只见昏暗的房间里,装饰简洁雅致,而中间的床上则躺着衣衫不整的谭菲菲两人,他们明显被惊吓到了只听得谭菲菲啊的一声。

  而男子则连忙说道:“静雅,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陈赫,谭菲菲,你们两个狗男女,枉我还把你们当成至亲之人,想不到你们却搞在一起背叛我,还合伙谋害我奶奶,你,你们!”

  徐静雅悲愤地走进来,越说越气,索性拿起旁边桌子上的台灯就往床上的两人扔去。

  陈赫忙不迭头部被砸了一下,只见额头瞬间被砸肿了,还开始流血,他吃痛,但似乎仍想挽回一些局面,正准备说话时。

  谭菲菲拉住他的手,“赫哥,那贱人明显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一语点醒梦中人,陈赫也反应过来了,目露凶光。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徐静雅看到陈赫突然变得狰狞的脸色,心头一惊,才发现现在陈赫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文质彬彬,志向高远的他了,而是变成了一个眼中只有名利,不择手段的恶魔。

  徐静雅知道自己不是陈赫的对手,连忙跑出房外,试图逃离这个噩梦般的地方,陈赫刚想追,却不料被身边的被子绊倒,谭菲菲连忙扶起。

  “怎么办,她这一逃出去,肯定会去报警,我可不想坐牢,怎么办,怎么办!”

  “闭嘴,我现在就去叫人,那贱人,我是不会让她活着走去寅庆街的。”

  徐静雅在跑出家门口的那一瞬间便是拿起手机,结果手机却是突然关机,这时许静雅才想起手机适合从她回家的那时便一直提示电量不足。

  “该死的!”

  尽管如徐静雅这般家学涵养较高的人也忍不住一边拍着手机一边低声喝骂着。

  抬头却发现前面迎来了一辆面包车,有几个较为强壮的黑衣男子从车上下来后,便是一直朝着徐静雅的方向跑来。

  徐静雅以为这是陈赫的人,便慌不择路的拔腿就跑,最后跑进了一个阴暗巷子里的杂物间里,

  却不料杂物间里早已有人,徐静雅一进来,说时迟那时快,背后一道身影闪现而出。

  她刚有所察觉,便是被一对不算粗壮,但却孔武有力的一双手擒住,一只迅速把徐静雅的一双手叠住,继而锁住,另一只则是紧紧捂住徐静雅的嘴,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演练过无数遍一样。

  “呵呵…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

  伴随着紧密的喘气声,徐静雅的耳边突然轻轻传来这么一句话,她能感受到这声音的主人似乎很虚弱?

  虽然声音听起来很虚弱,但背后男子双手的力道让徐静雅明白如果对方如果想杀她,绝对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踏,踏,踏…”

  突然,外面突然多了很多脚步声。

  “这里面还没搜过,快,你,你,跟我来,其他人,去那边搜一下。”

  “是!”

  众人异口同声地回道,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了…

  徐静雅很明显感觉到背后的身影似乎神经都紧绷起来了,因为他双手的力道又加重了,这让徐静雅越发难受,虽然她知道他是无心的…

  但同时,徐静雅脑中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外面这群人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她背后那个男人.这个猜测让徐静雅心跳开始加速,她意识到背后那个男人很危险,极有可能是某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再联想到刚才他对自己的那套威胁的话语,不想死的话…不想死的话…

  一想到这,徐静雅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典型的刚出虎口,又入狼穴吗?

  就在徐静雅胡思乱想的时候,神秘男子突然把徐静雅整个人一推,推到杂物间最角落的一旁,徐静雅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就被那名神秘男子撕开了外套。

  徐静雅先是一惊,而后便是羞愤难当,本能的‘啊’了一声,却被神秘男子再次用力捂住嘴巴。

  “嗯,嗯…”

  徐静雅试图挣扎,却是如蚍蜉撼树般无力。

  “够了,呵呵…赶紧的,把剩下的衣服脱了!”

  神秘男子的带着点霸道,命令式的语气说道,在杂物间这么黑的房间里,徐静雅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是依稀看见其那黑白分明的眼睛。

  而且在挣扎途中,徐静雅看见了其腰间的枪,这让她顿时害怕起来,惊慌失措下,也就迷迷糊糊的顺着神秘男子的话语去做,逐渐把自己的衣服脱掉…

  不过她好像也渐渐知道了神秘男子的真实目的了,突然间,那个神秘男子一个反手把徐静雅拥入怀中,而在同一时间点,杂物间的房门就被破开了。

  对方看见徐静雅和神秘男子衣衫不整,加上杂物间比较昏暗的原因,并没有看清他们的样子,于是大骂一声晦气就走了。

  这是神秘男子才缓缓放开徐静雅,而她此时才发现那个神秘男子的胸口上叉着一把匕首,应该很久了吧,上面的血迹都有些凝固了,难怪这男子的声音听起来这么虚弱。

  神秘男子一把推开徐静雅,自顾自便走了,等许静雅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链怎么不见了…


第二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发现自己的手链丢失后,徐静雅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去追刚出去的神秘男子。

  但是回想到奶奶如今还在医院,即便那手链对徐静雅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价值,心系奶奶安危的她还是决定把手链的事放在一旁,连忙打车去往奶奶所在的医院。

  到了医院后,徐静雅马上便帮奶奶办理好了入院手续,顺便借了个充电宝帮自己的手机充电,开机没多久,手机就响了,一看是自己的小叔,赶忙接听。

  “喂,小叔,什么事?”

  徐静雅带着有些疲惫的声音问道,却不料对面传来的却不是小叔那往日如洪钟般的声音,而是较为低沉。

  “你就是这手机主人的家人吗?这手机主人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康宁医院进行急救手术,你现在方不方便过来一下,做个登记。”

  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徐静雅听后,刚平复没多久的内心再起波澜,想起小叔往日的好,苍白的脸上再次添满泪痕。

  对面见许久没有回复,试探的喂了一句,徐静雅于是用手擦了擦泪痕,“我现在就过去。”

  于是拎起手中的包便是急忙往外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徐静雅便想起自己现在不正是在康宁医院吗?

  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边回头走,一边内心责骂着自己真笨。

  来到了手术室外,见手术室上的灯仍亮着,无奈徐静雅只能在外等着,见到不断有身穿白袍大褂的医生护士在进进出出,心急如焚的她忍不住拉住一人问道。

  “医生,我小叔情况怎么样?”被拉住的医生带着口罩,看不清其脸色,只见其眉头微皱。“病人情况不是很乐观,腿部伤势较为严重,可能需要截肢。”

  说罢,便轻轻推开女主的手,疾步走进了手术室。

  徐静雅一听,眼泪再次不争气地落了下来,她都不知道这是她今天第几次落泪了,只知道自己快要崩溃了,最亲的奶奶和小叔同一天出车祸!

  所谓的最爱么?

  原本以为最值得依靠,如今应该在自己身旁的爱人却和原本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闺蜜一起背叛了自己…

  哈哈哈,真是可悲!

  越想,徐静雅便越是心悸,开始觉得周遭天旋地转,眼睛疼的要紧,看东西都觉得有些模糊了,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倒下,奶奶还有小叔都需要自己照顾,於是只能强撑着喝了几口水,然后扶着墙走向洗手间。

  在洗手间洗了洗脸,徐静雅感觉自己好多了,至少比刚才清醒多了,没有了那种晕眩的感觉。

  出了洗手间,正准备回手术室门外,突见一道身影从自己身边走过,一样的白袍大褂,一样的口罩,而且其来的方向好像是从手术室那边过来的。

  神情恍惚之下,便是错把眼前人当成了刚才的医生,于是以为手术结束了,赶忙拉住眼前人,又重复刚才的问题。

  姜余此时也很无奈,自己明明刚和这女人分开没多久,怎么又遇见了,这个世界真是小啊,他内心不禁有些感叹。

  而他是因为自己的伤口才来医院处理的,为了不暴露身份,只好带上口罩和偷了件衣服来穿,这女人来医院干什么?

  不过,好像被误会了。

  徐静雅见对方许久未回话,只是一个劲的望着自己,以为是自己问得不清楚,“就是刚才手术室里的病人,他是我小叔,对了对了,他名字叫徐牧,他现在怎么样?”

  姜余一听此话,内心顿时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他没想到这女人还是徐牧的侄女,真是巧了,难道这就是缘分?

  这时,姜余突然留意到,徐静雅手腕上的瘀痕,不禁开口道。

  “这伤?”

  徐静雅一听,连忙把长袖拉了拉,试图遮住这瘀伤,在她内心里,不自觉的把刚才在杂物间发生的事淹埋在了内心深处,不想与外人提起,摇了摇头。

  “刚才不小心跌倒,无碍,倒是我小叔?”

  说完便是抬头望向姜余,如今的她迫切想知道小叔的情况。

  姜余心中明白这伤的来源,许是刚才杂物间内,自己下手太重的缘故吧,又是紧握,又是强推的。

  越想姜余越是愧疚,不过当时情况紧急,这一切实属无奈之举,不过这伤既是自己造成的,这女人又是徐牧的侄女,那自己于情与理,都该负此责。

  “你小叔的事一会再说,但你这伤得先处理一下,不然恶化了就不好了。”

  说完便拉着她的手,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带着徐静雅前往药房上药,她被拉着,手腕上传来的感觉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这感觉从何而来。

  迷迷糊糊间,徐静雅便和姜余来到了药房,药房里的人见此,也不疑有他,以为是某个医生亲自带病人来上药,这事比较常见,加上姜瑜一身白袍大褂的医生装扮。

  就这样,姜余帮徐静雅上好药后,为了避让她再继续这么憔悴下去,姜余只能骗说杜牧的手术情况很理想,还有站起来的希望。

  徐静雅听后,安心了很多,轻轻拍了拍胸口,对着姜余就是一顿道谢,而姜瑜在此后,便是借口离开了。

  坐了一会,徐静雅便打算起身前往手术室看望小叔,却不料医院广播在这时响起,通知自己去找小叔的主治医生索取报告。

  她有些疑惑,自己不是刚和主治医生见过面吗?

  怎么又见?

  没办法,只能连忙赶去。

  见了医生,医生一脸无奈。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令叔的腿是保不住了,必须截肢,如果同意的话,请在这里签字吧”说完便递给了许静雅一份同意书。

  徐静雅惊呆了,这时她才发现眼前这人和刚才的医生不是同一个人,不仅声音不一样,连体型也有些许分别。

  出了病房,徐静雅仍旧很是迷惑,以至于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病房的,只知道自己被那位医生骂了几句,至于说了什么,她已是记不清了,满脑子疑惑着那假医生的身份,而且那个假医生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徐静雅便是不再想了,很快便抛诸脑后,开始了频繁走动在奶奶与小叔之间的生活,虽累,却仍得坚持。

  黄天不负有心人。

  这天,奶奶终于有所好转,逐渐有了苏醒的症兆;而为了给奶奶和小叔准备他们的衣服,徐静雅决定回家拿,但是在回家前,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

  徐静雅打开了手机上的录音系统,开启了录音,并且在通话上,按了110,但却没按拨打,这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报警成功而做的准备。

  “呼——”

  做好一切准备后,徐静雅便是再次踏上了归途。

  只不过和以往相比,这次她是有备而回,仿佛她不是回家,而是前往那龙潭虎穴,刚回到家门口,便是发现她以往最好的闺蜜谭菲菲此时已是鸠占鹊巢,居然大摇大摆的从自己家门口出来。

  徐静雅怒极,这明明是自己的房子,凭什么会让你这小三进出自如,正欲上前理论,却不料对方却先声夺人。

  “哎呦,我们的徐大小姐回来了啊,不过你回来迟了,这房子啊,陈赫已经答应送给我了,所以啊,你是来做客的吗?”说罢便哈哈大笑起来。

  徐静雅这下真被气的不轻。

  “你说什么呢,明明是你这贱人和陈赫背着我搞在一起,还叫人撞我奶奶致她入院,谋我奶奶家产,如今还企图夺我房子,滚开,这是我的房子,这里不欢迎你们这对狗男女。”

  说完便直冲冲往前走,在经过谭菲菲时,对方突然一身哎呀,便是翻身倒地,就这样大叫起来引得周遭邻居以及行人皆侧目望来,谭菲菲便大喊起来。

  “徐静雅,你这贱人,在外面勾三搭四,养了一堆野男人,如今还要抢走陈赫的房子,陈赫爱你,在房子上写了你的名字,可这不代表房子就是你的,我不愿让你得逞,你居然还推我,欲置我於死地,你这女人真心狠毒啊!”

  说着便哭了起来,似受了莫大委屈一般,而她声音之大,使得周遭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小声议论纷纷起来,从他们的眼神,动作等等细微处可以得知他们应该是偏信于谭菲菲的话。

  即便谭菲菲的污蔑之词破绽百出,如果仔细想的话便可发觉其不合理性,但这也难怪,这便是人的劣根性,从来只偏信一已之见,不会主动去分析,人云亦云,實属可悲。

  而此时,房内的陈赫也听到了房外的动静,出来一看,发现谭菲菲躺在地上,哀嚎不断,而徐静雅站在其前面,一脸鄙夷地看着谭菲菲,大学时她怎么没发现这女人有这么好的演技,真是恶心。

  陈赫一看这形式,脑子一转,就大概知道事情的原委与经过了,毕竟眼前这两个女人的性格他都是一清二楚的。

  谭菲菲一看陈赫来了,便两眼泪汪汪地望向他,说道:“陈赫,这疯女人她,她打我,还说要杀了我。”

  徐静雅一听这话,觉得更恶心了,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吧,要不然以前怎么会鬼遮眼的和这女人做了闺蜜。

  陈赫听后,迟疑了一下,随后身色狰狞地走向她,用力往徐静雅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回头缓缓扶起了谭菲菲。

  徐静雅挨了这么一巴掌,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原本因疲累和最近种种打击而导致苍白无色的脸再次涌上了血色,只不过都集中在了左脸。

  那里,有一块大大的红掌印,可见其力道之大。

  陈赫转过头来,满脸狰狞。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就不是区区一巴掌的事,赶紧滚。”

  言辞犀利,眼神更是无一丝怜悯,只有憎恶,鄙夷,甚至还带有一丝丝杀气。

  徐静雅彻底傻了,要知道,在这一巴掌之前,陈赫从未对她动过手,甚至一句重话也未说过,他曾说,他会心疼,他会不舍得,他说的君无戏言,原来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傻,为什么…

  以往的种种浮现於心头,但徐静雅早已预料到此种结局,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却不料心仍旧疼得厉害。

  这种疼,甚至超过了肉体带来的伤害,她甚至疼到听不到周遭的声音,包括陈赫对她的喝骂,她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吵,很难受,她甚至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妙,很想逃,很想逃离此地,手脚却无力,一阵晕眩的感觉充斥全身,这种无力感,几天前,她有过。

  转过头,徐静雅试图不去见陈赫两人的恶心嘴脸,她用力呼吸着,企图平复自己的心情,她知道,自己必须赶快恢复过来,因为她不能再被陈赫他们肆意污蔑自己。

  好不容易缓过来,挣扎着站了起来,徐静雅回头望向陈赫他们,却发现从屋里缓缓走出一个老人,盯睛一看,却是发现是陈赫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婆婆。

  见到婆婆,徐静雅内心涌出一阵喜意,婆婆平日里最疼的就是自己了,甚至与陈赫结婚很大原因也是因为婆婆的存在,她一心以为婆婆一定会为她主持公道,一定会的。

  她此时坚信着从小看着她大的婆婆一定会帮她的,想到这,她的眼睛再一次不争气地红了起来,隐隐有泪水在凝结。

  “婆婆!”

  徐静雅见到婆婆现身,忍不住叫了一声,却不料换来的却是一句怒喝。

  “闭嘴,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整天穿的花枝招展,一天都晚就知道在外面找野男人,可怜我儿对你痴心一片,你却不懂感恩。”说着说着便低泣了起来。

  徐静雅听后,难掩心中委屈,脸上再次出现了一条条泪痕,为什么连从小就疼自己的婆婆也如此待自己,莫非真的是有其子必有其母吗?

  为什么自己所信任的人都要一个个的背叛我,这些打击,突如其来的意外,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此时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原本许多人看到陈赫那无情的一巴掌,心中都有些可怜她,甚至开始同情徐静雅,质疑陈赫两人。

  但是随着陈母的出场,群众内心的天枰再次往陈赫他们那边倾斜,毕竟陈母在这条街上生活了数十年,口碑一直极佳,在这小小的暮光城可说是一等一的老善人了,从未与人结怨,待人极好,她说的话定然不会有假,这是周遭群众的共识。

  而谭菲菲此时趁势大声尖叫。

  “徐静雅你这贱人,心肠歹毒,不但到处勾引野男人,回到家后还肆意殴打丈夫出气,这也就算了,可怜陈婆婆看不过眼,出声几句,便也糟你毒手,陈婆婆年纪这么大了,你说你怎么好意思下的了世界。”

  她揉了揉眼睛,眼睛便红了,声音也不禁有些哽咽。

  周遭顿时一阵哗然,开始有些辱骂声纷纷响起,不绝于耳。

  “静雅丫头怎么是这个样子啊,看她平时那么乖巧的。”

  “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人面兽心!”

  “我当时还想撮合她和我儿子呢,现在想想,真是庆幸啊,啧啧啧。”

  ……

  徐静雅听着周遭人对她的辱骂,委屈不已,一边哭一边不断解释。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们听我解释啊,是他们污蔑我,我没有勾引野男人,这房子是我的,是我的。”

  不行了,她真的撑不住了。

  她蹲着嚎啕大哭起来,楚楚可怜。

  “事已至此,我们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们,离婚吧。”

  徐静雅转头一脸怨毒地望着陈赫,“呵呵,离就离,但房子要还我。”

  陈赫思量了一番后,“这房子虽然写的是你的名字,但却是我买的,不过俗话说的好,一夜夫妻百日恩,既然你想要,那就给你吧。”

  不过这时婆婆开口了:“赫儿啊,我知道你爱她,但你把房子给了她,这是想让我一个老人家孤苦伶仃睡大街吗?”

  “是我考虑不周,嗯…这样吧,静雅,当初这房子我用10万买下来的,如今我给你10万,从此你我再无关系,这房子离婚的时候顺便转回我的名吧,你,没意见吧。”

  徐静雅怎么可能没有意见,这房子明明是奶奶给她的,怎么到了他口中,便是他买的呢?

  “这房子是我奶奶给我的,不是你们这群无耻之徒的,我不可能转名的,永远不可能,你死心吧。”


第三章离婚风云

  第三章离婚风云

  陈赫一听,眉头微皱,但谭菲菲这时却跳了出来,“你奶奶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可是亲眼看到你奶奶在房里偷情,啧啧啧,果然有怎么样的奶奶就有怎么样的孙女。”

  附近围观群众再次哗然,显然是又被震惊到了。

  徐静雅却听不下去了,污蔑自己就算了,还要污蔑奶奶,奶奶从小含辛茹苦带大她,在她心中,谁都不能取代奶奶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在听到谭菲菲如此羞辱奶奶时,她彻底爆发了,怒火攻心的她直冲向谭菲菲,想要殴打她,却被陈赫挡住了。

  陈母手中拿着扫帚就上来了,然后一把拍在徐静雅身上,谭菲菲也冲了上来,与陈母一起殴打徐静雅,陈母一边殴打,一边骂着。

  “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我儿

相关文章

对不起 我来晚了叶飞季宇诚 对不起 我来晚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夏奈尔 简介:静怡遇到叶飞时,她才十三岁在叶飞眼中,她只是一个孩子 五年后重逢,她已懂情爱,对叶飞爱得痴迷 只是,叶飞将自己摆在了一个不可亲...

小说秦川苏轻语《嗜血神战》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嗜血神战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秦川 简介:六年前,秦川是意气风发的逍遥狂少,腰缠万贯,妻子还是本市第一女神,谁料贼人陷害,母亲被杀,家破人亡,六年后,他已是护国战神,一声叹息震八...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横山农夫《我的五个绝色姐姐\/我的五个绝色姐姐》王超周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五个绝色姐姐\/我的五个绝色姐姐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横山农夫 简介:老爸是个小白脸,入赘富婆家吃软饭,骗走巨款气死富婆,只留下我和五个绝色姐姐相依为命大姐是太极宗师,二姐是...

小说《昊天战神\/昊天战神》秦昊苏诗涵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昊天战神\/昊天战神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烈酒 简介:曾经的秦昊是秦家的嫡系子孙,被寄予厚望,身边也围绕着无数人,然而一场阴谋让他被赶出了家门,成为了弃子,遭到了众人的唾弃和羞辱...

苏素锦秦慕辰小说《重生毒妃遇寒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毒妃遇寒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苏素锦 简介:她本是苏家嫡女,本应高贵风光的活这一世,却因为爱错了人,信错了人,害得苏家家破人亡为她之人全部惨死,连刚刚生下的孩子自己都没有摸...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