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诺辞锦欢最新章节穿成女二的早夭长姐 我苟成天道

tyjx1周前 (05-15)飞卢小说14

小说:穿成女二的早夭长姐,我苟成天道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阿韶

角色:苏辞洛苏锦婳

简介:我重生了,准确来说,是胎穿重生到一本小说里

好消息是,我不是善良女主,也不是恶毒女配
而是一个在小说中一笔带过的背景板路人甲
坏消息是,这个路人甲是恶毒女配的早夭长姐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离我狗带还有11年
没错,这还是一本修仙小说,20多岁死亡的纯属早夭

我:……淦!路人甲没有人权的吗?

为了避免“早夭”,我决定避开剧情,带着倒霉妹妹一起苟命咸鱼瘫

只是…看着将点心吃的满嘴碎渣的妹妹,我幽幽叹气,严重怀疑她这个恶毒女配的注水性
然后,毫不犹豫地抢走了最后一块点心
嗯,吃东西和爱护妹妹并不冲突

**********

苏锦婳最近很是忧愁,自家咸鱼的姐姐突然像变了个性子,不仅逼着她学习一些鬼画符,还总是神神叨叨地说些令人听不懂的话

她都有自家小竹马了,怎么会去惦记别人呢?哼,虽然她只有三岁半,但也明白不可以学话本上的大人一样四连中期,做一个渣女的!╯^╰

这是一个早夭长姐为了苟命带着自家妹妹发愤图强最后成为修真界大佬的奋斗史
有男主,在后面出现
为了苟命不得不发奋图强结果成了修仙大佬的早夭长姐vs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姐姐的话一定是对的的姐控妹妹

书评专区

洞真:我一层一层剥马甲,剥出来全是坑。

网游审判:类似数据流的英雄无敌的书,以前比较喜欢,但是看的时候也有感觉,可能是铺的太大,好多东西没有体现出来,这点很可惜。

御魂者传奇:毅力帝!!!量大!!!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会不会被毒死就看相性了

《穿成女二的早夭长姐,我苟成天道》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花朝(1)

至于我为什么总是叹气,任谁突然知道自己不是胎穿重生,而是胎穿穿越,还穿越到前世看的一本流行小说里,都会格外心情复杂吧。

但是既然已经想好要规避剧情了,我就不会去掺和进里面去。叹气的原因也并不只是剧情,而是……

“哎。”我再次叹口气,心累啊。

想到陆北言的结局,我就一阵不忍。

二丫和陆北言是青梅竹马,小说里,陆北言是对二丫倾心的痴情男配。作为剧情比重很多的男配来说,也就意味着陆北言的修仙天赋极好。

但他并不喜欢女主,反而是女配的爱慕者,那么根据小说定律,陆北言的结局自然不是多好的。

我敲敲脑壳,这可怎么办。二丫和陆北言这么要好,我也是看着这俩小豆丁长大的,总不能把他们拆散吧。

但陆北言的修仙天赋不可多得,不然也不会被天玄宗的掌门收为关门弟子。而且想起他的身世。

我:脑壳痛。

“吱呀”

门开了,看来我爹已经哄好我娘了。我往他们那扫了一眼,继续托腮思考。

“咳咳,”我娘重重的咳嗽一声,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跟前。

我看向她,眼神询问。

“前几日不是说你病好咱们一家四口就去醉仙居吗?”我娘笑吟吟道:“我看今日就不错,又恰逢花朝,去镇上凑凑热闹。”

我眼眸微亮,却又很快暗淡下来。我娘见状在我对面坐下问:“大妞,这是怎么了,从病好后就闷闷不乐的。”

我叹口气,故作深沉的摇摇头道:“哎,有事情娘亲你不会理解的。”

“碰!”

是什么声音?哦,是我脑袋被敲的声音。

我眼冒金星,“哎呦”一声揉揉我被敲的脑袋。哀怨的看向“罪魁祸首”:“娘,你干什么?好痛的。”

“没大没小。”我娘冷哼一声,双手环胸道:“而且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就不了解呢?”

“也是哦。”我嘀咕道,于是问出我心中所想:“就是娘亲,如果你明知道一个人以后的命运会很不好,而他和你又是很好的朋友,你会为了不让他有那个不好的结局而阻止他的选择吗?”

“怎么个不好法?”我娘将手放到桌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桌子。

“唔,就是会死的很惨。”我想了想道:“你要是阻止他他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但是他又有必须走另一条路的理由。”

“是因为走这条路而死?”

“也不是。”我思索道:“是间接。”

陆北言好像是为了救二丫而死的。

“这样啊。”我娘沉思道,而后看向我道:“那他知道吗?”

我摇摇头,先不说剧情可不可以说,关键是陆北言太小了,就算他早熟也不一定会理解我说的话。

“大妞。”我娘忽然正色道:“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替别人做选择,即使他是你很好的朋友。”

“可是……”我犹豫道,忽然感到头顶有一只手覆上来,我偏头看过去:“阿爹?”

“你娘说的对。”他低头看向我,看到我皱眉温和的向我解释道:“阿爹知道你的犹豫,你想让他避开原来的结局,平安一生对不对?”

“不是我,我是说如果。”我嘟囔道,却没否认阿爹的询问。

阿爹笑了笑:“可是泱泱,你以为的‘为他好’,真的就是为他好吗?”

我愣了愣,不太明白阿爹说的话。

阿娘看不下去了,直接道:“就像是你生病了阿爹阿娘不许你出去玩一样,你是希望阿爹阿娘将道理揉碎了和你讲做出选择,还是想我们直接打着‘为你好’的名义直接禁止你出去玩?”

“虽然这个例子不太恰当,但是也差不多。”阿娘眸中满是认真:“虽然最后都是不能出去玩,但是你觉得哪种情况是你可以接受的?”

自然是第一种,我有些哑然,阿娘的话我已了然。虽然两种结果都是一样的,可前一种和后一种的性质却截然不同。

我想了这么多,却从来没有问过二丫和陆北言的意愿。

我打着为他们好的旗号想了很多,却从未问过他们想不想,想不想去修仙。

我知道剧情,理所当然的将它当做金手指,却不知不觉间这么依赖它。

我眼眸微暗,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脑中忽然清明起来,有种拨云见雾的感觉。心中的烦躁也消失不见,我眼眸亮亮的看向爹娘,厉害了我的爹娘。

接收到我崇拜的目光,我爹娘估计也明白我理解了。

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对视一眼然后无奈一笑¬_¬`。

“还要不要去小镇?”我娘扬眉。

“要!”我顾不得吐槽,因着了却了一桩心事,出去玩的心再次蹦跶起来。

花朝耶,说实在的,穿来这么多年,都没好好逛逛小镇呢。不知道会有什么节目呢,我心里暗暗期待起来。

“去将妹妹从北言家叫回来收拾收拾,咱们晚上去小镇逛逛。”我娘打断了我的幻想催促道。

陆北言最近这几天都没出来过,二丫今天就直接跑去找他了。不过他们两个经常玩,我也便没想太多。

“好耶!”我兴高采烈道,正准备走却被我娘一把拉住。

“等下。”我娘拦住我,然后走到厨房拿出一包糕点递给我道:“这是我新从镇子上买的糕点,你把它带到北言家,就说是上回腌咸菜的回礼。”

“一定要让北言他娘收下知道吗?”

“哦,知道了。”我接过糕点将它拿好。

“只说是回礼就好,其他不要多说。”我娘不放心的叮嘱道。

“嗯嗯。”我敷衍的点点头,还没等我娘开口再说点什么就直接跑向下山去,丝毫不知道我爹娘在我走后的忧虑。

“夫君,你说我这样直接让大妞给北言娘,她会接受吗?”我娘带着几分忧虑问我爹。

“别担心,泱泱会有办法。”我爹似乎很笃定,对我娘又道:“况且,陆夫人与你也有几分交情,沁儿和北言关系也是极为要好……”

说到最后,老爹的语气逐渐带着一丝郁闷。

我娘听出不对劲,噗嗤一笑道:“苏钰,你不会是醋上了吧?”

我爹没说话,我娘一脸的惊奇:“这北言和二丫才多大你就考虑这么多。”

“不过,”我娘想了想:“北言挺好的,也很照顾二丫,要是他们长大后两情相悦,也不失一门好亲事。”

“我不同意。”我爹黑了脸,第一次如此严重的反驳了我娘。

“哎呀,就是说说嘛。”

“说说也不行。”我爹扭头道。

“好好好,不说不说。”我娘连忙哄道。

而关于这些我是一概不知的,此时的我已经走到山脚,入目的便是一个村庄。

我哼着歌快步走到一家茅草屋前。

“二丫!”我一眼便看到在院子里和陆北言一起学习的二丫,心里有些纳闷,这丫头平时不是一看到书就头疼的吗,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阿姊。”二丫放下书快速朝我这边跑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感觉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辞洛姐姐。”陆北言也站起身,肃着一张小脸朝我问好。

“嗯。”我应声道:“北言,你娘亲呢?”

“婉姨在屋里。”二丫迫不及待的抢先说道,并往前带路。

我狐疑的看向二丫,隐隐有些好奇,这丫头是怎么了,和被火烧了似的火急火燎的。

一旁的陆北言将书合上整理好,望着二丫微微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我心下了然。二丫从启蒙时便视读书为洪水猛兽,这么想来,也无怪乎此了。

辛苦了,北言。我同情的看向他,还未说什么,就听见跑到门槛前的二丫招呼我们道:“你们快来啊。”

这丫头轻车熟路的,一看就没少来啊。我心里一边吐槽一边顺着她的招呼走过去。

刚进屋里,便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药味。

我皱起眉头问道:“婉姨病了?”

“阿娘前天着了风,落了风寒。”后脚走来的陆北言正巧听到我的话,回答道。

我凝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但是不是深究这个时候,还是去看看婉姨更重要。

“婉姨现在还睡着吗”我问道,要是睡着了我就不打扰了。

“北言,是谁啊?”一道带着几分虚弱的温婉女音传来,我边走边回道:“婉姨,是我。”

“是小洛啊。”床边的女子倚靠在床边咳嗽几声,而后看向我道:“病好了吗?前些天听北言说你病了,都没去看看你。”

我的病来的快去的也快,再说有阿娘的“内力”和阿爹喂的药丸,我当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

上次陆北言和二丫一起跑来时,我的病早就好了。况且这几天陆北言没找二丫,难道是因为婉姨生病了吗。

我抿住唇,想通了事情。

她有些歉疚。我摇摇头:“没关系的婉姨,谁也不知道突然就落水发烧了。而且我现在也好了。”

我蹦了蹦道:“你看,活蹦乱跳的。”

她被我逗的抿了抿唇,脸颊旁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我想起手上的点心:“这是我阿娘送的点心,拿来给婉姨你们尝尝。”

“这怎么好意思。”她温声道:“拿回去留着给你和小婳吃吧。”

“不用,家里还有。”我解释道:“而且这是上次咸菜的回礼,婉姨腌制的咸菜特别好吃。”

我这可没夸张,婉姨腌制的咸菜一绝,十分鲜美。闻起来沁人心脾,尝一口又脆又爽。就连吃阿娘做的饭都没那么艰难了。

“就一些咸菜,没什么的。”

“怎么没什么,不信你问二丫。”

我看向二丫,虽然摸不清状况,但是她还是大声附和道:“婉姨做的咸菜,超级好吃!”

见她还想推拒,我佯装生气道:“婉姨,这是我阿娘一定要我送到的,你是不是嫌弃它啊。”

“没有,没…咳咳。”

“婉姨!”我惊道,忙将点心放下拍了拍她的背。

“不碍事,就是着凉了。”

“阿娘。”陆北言见状赶忙倒了杯水端过来:“喝些水。”

婉姨接过水喝了几口,舒缓了一下。

“婉姨,收下吧。”我撒娇道:“你这样,我下次再想吃你做的咸菜,都不好要了。”

“这有什么不好。”婉姨笑道,见我一定坚持,只好松口:“好了,我收下就是。”

我赶忙将点心拿起交给陆北言,估摸了下时间道:“婉姨,点心送到了,我就不打扰您啦。”

“这么着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没有啦。”我不好意思道:“是小镇今天有花朝节,我想去看看。”

“花朝啊。”她若有所思,然后眉眼带笑看向我:“那里可有不少好玩的。”

“婉姨你去过吗?”我好奇道。

“很多年前和北言爹去过。”

这是我第一次听婉姨说起陆北言的阿爹,因为自打我有记忆以来,便从未见过他。

这也造成了陆北言小小年纪早熟的不行。

“那有什么好玩的吗?”我看出她一闪而逝的怀念和忧伤,转移话题道。

“有啊,比如说花神灯。”婉姨笑道。

“花神灯?”

“对,花朝节在河边放花神灯,祈愿内心所求。若是花神娘娘听到有缘人的愿望,便可以助他实现。”

“那花神娘娘好忙啊。”二丫嘟囔道:“要帮这么多人实现愿望。”

“所以是有缘人啊。”婉姨笑着摸摸二丫的小脑袋。

“除此之外,花神祭也不错,可以去看看。”

“嗯嗯。”我点头道,对花朝的期待更上一层楼了。

“那是不是,有好多玩具啊?”二丫问道。

“对啊。”婉姨回答道:“花朝在青雾镇可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晚上,花朝的热闹更甚。”

“哇哦。”二丫眼睛亮亮的:“好棒。”

一旁的陆北言也有些向往,但想到什么,眼眸又暗淡下来。

“婉姨。”我开口道:“让北言和我们一起去吧。”

虽然还没和阿爹阿娘商量,但我知道他们不会介意的。

婉姨还未开口,便听他拒绝道:“我不去。”

我看向他有些疑惑,这小子刚刚就是想去的表情啊。

“我还要照顾阿娘。”他低头咬唇道:“而且,我不喜欢热闹的地方,我留在家里陪阿娘就好。”

我默然,并未说什么,也同样说不了什么。

“可是,你明明想去啊。”二丫脆生生道。

陆北言否认道:“没有,我本来就不想去。”

见二丫还想说什么,我赶紧拉了拉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傻妹妹,陆北言很明显不是不想去,而是是放心不下他娘亲啊。

“北言,花朝节极为热闹,去看看吧。”婉姨突然出声道。

“不去。”陆北言扭过头不去看她。

“娘亲能照顾好自己的。”婉姨显然也看出陆北言的担忧。

“阿娘,我不想去。”

“你这孩子…咳咳。”婉姨又咳嗽几声,陆北言紧张的看向她。

“阿娘你别吓我。”陆北言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再稳重,也终究是个孩子。

他扑向母亲的怀中,闷声道:“花朝节过去还有其他节日,即使不一样儿子同样可以下一年去。左右都是能参加,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儿子不想阿娘在生病的时候却没有人陪。”

我叹了口气,打消了内心突然的想法。

“娘没事。”婉姨抱住他,沉默一下终是妥协:“好,你留下陪娘。”

“嗯。”他探出头破涕为笑。

我想了想,又想起开始的想法。

“婉姨,我和二丫先走了。”我突然道。

“好。北言,送送小洛和小婳。”

我没有拒绝,因为有一些事情还是需要大家一起做的。

我们到大院门口时,我问道:“北言,这两天做饭是怎么解决的?”

“阿娘做的。”他沉默一下,还是说道。

果然啊。我心中有种预料之中的感觉,陆北言才五岁,这三头身还没灶台高,就算他想做,以婉姨的性子也不会让他做的。

“前两天阿娘只是有些咳嗽,还能下床。”陆北言突然说道:“但是昨天突然病情就加重了。”

他的声音带着哭腔:“辞洛姐姐,我娘是不是,是不是好不了了?”

“没有的事。”我蹲下身和他平视,认真道:“婉姨只是累了,所以才会在躺着。”

“真的吗?”陆北言的眼睛通红,我揉揉他的脑袋:“当然啦,现在,跟我去个地方先。”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可以帮忙做饭的人。”

我笑道,然后带着一脸茫然的二丫和陆北言走出门。

“北言,村子里有卖鸡蛋的吗?”

镇上离这还是有点距离的,我决定直接在村里买。

“鸡蛋?”陆北言想了想:“李婶子家养的鸡多,有时候会带到镇上去卖。”

“嗯,那咱们去李婶家。”我轻车熟路的去李婶家,村子里的路和人家我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我从小身体不好,但为了锻炼身体,都会从家走到山脚。

再加上陆北言的缘故,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身后两个小萝卜头一头雾水,但还是跟着我往前走。

“李婶。”刚进李婶家院门,就看见她在喂鸡。

“辞洛来啦?”李婶将手上的盆放下,然后在围裙上擦了两下手。

“怎么了?”李婶笑眯眯的问道。

“我听说李婶家的鸡养的可好呢,那鸡蛋肯定也不错。”

“那当然了。”她笑道,带着一种自豪:“不是我吹,我家鸡下的蛋,那方圆十里就没人能比的上。”

“哇,那肯定也很好吃。”我捧场道。

“那是。”李婶走向屋里,豪迈道:“等着,婶子给你拿几个!”

“不用了婶子。”我急忙拉住她,见她想说什么,我直接解释道:“我是想买上一篮。”

她疑惑的看向我:“买一篮?”

“嗯。”我点点头。

她想说什么,突然看到院子门口的二丫和北言。想到什么,突然道:“是因为北言娘吗?”

我诧异的看向李婶,她看出我的疑惑,解释道:“前两天北言娘拿了几服药,这几天也没看到她去镇上卖绣品,我想着是不是病了。”

“既然这样,我就更要给你拿了。”她继续走向屋里:“北言娘看着柔弱,这性子很是要强,我直接给她肯定不要。”

“我给你挑些好的,你拿着给她补补。”

我跟着进屋,见李婶找了个篮子,然后挑挑拣拣从一堆鸡蛋挑出十几个模样好的递给我。

“你们几个过来,北言娘还不知道吧?”李婶一边拿鸡蛋一边问道。

“嗯,我们刚知道婉姨病了。这不想着婶子家的鸡蛋好,就想从这买些。”

“哎,我就知道。”李婶叹口气:“你说村里女人哪个像北言娘这么要强,拉着北言长这么大,还不肯再找一个。”

“这要是有个知根知底的人照顾,也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我装作没有听见,这种话我并不赞同,但也明白李婶是好心。

在古代对女人往往比对男人更加苛责,就像婉姨一个人带大陆北言,必定承受了不少流言蜚语。

我心里暗叹口气,转移话题道:“李婶,这些鸡蛋多少钱?”

“嗐,要啥钱。”李婶不在乎道:“这些鸡蛋也没几个钱,就当是婶子的心意了。”

“不行。”我拒绝道。村子里大多人都不是很富裕,李婶家主要是靠卖鸡蛋生活,家里更是又有七八口人要养,我又怎么能白要这些鸡蛋。

“客气啥。”李婶道:“让你拿着就拿着,不许推。”

见李婶一脸坚决,我一手接过篮子,一手在腰间的荷包处摸了摸。

“好吧。那谢谢李婶。”我假装接受道,然后跟着她走到院子门口。

“婶子,就是。”我踌躇一下还是说道:“我们过来婉姨不知情,你…”

“放心,婶子又不是赵倩那种长舌妇,一天天的净在背后嚼人舌根。”李婶神色鄙夷道。

“嗯,谢谢李婶。”对于李婶的人品,我还是很信服的。

“这有啥。”李婶道:“好了,婶子还有事要忙,就不送了。”

“好。”我挎着篮子,低头看向两个小萝卜头:“北言,二丫,对婶子说再见。”

“李婶再见。”两个小朋友乖乖道。

“嗯,再见。”李婶笑眯眯道:“以后有空来玩。”

我微笑的应着,然后在李婶转身的时候喊了她一声。

“咋了?”她转过身,我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将半两碎银放到她手中。

“北言,二丫,快走!”我两手护着鸡蛋扭头就跑,同时喊上了一脸状况之外的两个小孩。

在李婶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已经带着他们跑了一段路了。

“呼呼~”二丫气喘吁吁道:“阿,阿姊,为什么,要,呼,要跑啊。”

我跑的也不好受,连续深呼吸几下才平稳下来:“因为,呼~因为如果我们不跑的话,李婶就要把钱还给我们了。”

二丫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还是有点不理解。

“因为李婶知道婉姨病了。”我解释道:“李婶看这两天婉姨没怎么出来,加上看到婉姨去拿药,猜到了。”

“所以让我把鸡蛋给婉姨让她养身体。”

“那为什么还要跑啊?”二丫眨巴眨巴眼睛,还是不太理解。

正当我想要解释的时候,已经缓过来的陆北言道:“是为了不白拿李婶的东西吗?”

“对啊。”我低头与他们对视:“李婶家里并不富裕,她送鸡蛋是好心。”

“但是,我们却不能仗着李婶的好心去白拿鸡蛋,尤其是在我们有能力支付鸡蛋价钱的时候。”

二丫有些懵懂,陆北言恍然大悟道:“所以才在李婶没反应过来给她钱,就是不想她拒绝。”

“北言真聪明。”我夸奖道。

“那阿姊,你的钱是从哪来的?”二丫忽然问道。

我的心一阵抽痛和不舍,对上两个小孩好奇的目光,面上却一片云淡风轻:“自然是攒的。”

“哇哦。阿姊/辞洛姐姐好厉害!”

“还好吧。”我有些飘飘然,连攒了好久的零花没了也没那么心疼了。

我带着他们回到小院,将篮子放到厨房,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一小半,让陆北言找出一个袋子。

“阿姊,这是干什么?”二丫看着我的动作,很是不解。

“等下就知道了。”我装好鸡蛋,再次带着陆北言和二丫出去。

“王奶奶。”我礼貌问好。

“是小辞洛啊。”王奶奶笑道,看向我身旁的陆北言和二丫道:“还有小金花和小北言啊。”

王奶奶有些口音,因此叫二丫是总是谐音。

两个小萝卜头乖乖问好。

“这是怎么了?”王奶奶慈祥的问道。

“就是,婉姨病了。您也知道,我家这离得有点远,这不,我阿娘托我问问您做饭的时候能不能多做两碗。不白帮忙,这是我娘送的土鸡蛋。”我拎起手中的袋子,面不改色的撒谎道。

“病了?”王奶奶吃惊道:“婉丫头身体不挺好的吗,怎么忽然病了?”

“就是受风了,躺两天就好了。”我解释道。

“您也知道,婉姨一向不肯麻烦别人,这不,我们也是刚知道。”我叹口气:“北言现在还做不了饭,婉姨现在最好是休息休息。我阿娘就想着要不找个离得近的热心邻里帮着看顾点,也不用照顾,就顺带做上他们的饭就行。”

“多大点事儿。”王奶奶认真道:“别的不说,奶奶我做饭那是一流。”

“我也是想到您老的厨艺,就说问问您。”我继续道。

“没问题。”王奶奶应道:“到饭点了奶奶给他们送过去。”

“谢谢奶奶。”我笑道,接着将袋子递给王奶奶:“这个给您。”

“奶奶要你这个干什么。”王奶奶推拒道,不肯接受。

“这可不行。”我坚持道:“一码归一码,怎么好意思白麻烦您。”

“况且就算您不要,小胖不也在长身体的吗?”

小胖是王奶奶的孙子,和二丫差不多大,却从小身体不太好。

果然,听到这,王奶奶犹豫了。

“王奶奶,我这可是瞒着婉姨的,等会肯定得知会她一声。您要不要,婉姨肯定更不好意思。我也就完成不了我娘给的任务了。”我可怜巴巴道。

“哎,好了,奶奶收下。”王奶奶见状便答应收下鸡蛋,我也放下心中的石头。

“那就麻烦您啦。”我笑眯眯道。

“这有啥麻烦的。”王奶奶低头看向旁边的陆北言,摸摸他的小脑袋:“好孩子,照顾好你娘。”

“嗯。”陆北言点点头。

我带着他们往陆北言的家走去。

“辞洛姐姐。”陆北言忽然道,在我看向他的时候,耳尖微红:“谢谢。”

“不用谢。”我摸摸他的小脑袋,毛茸茸的,手感不错。

“阿姊,为什么要说是阿娘让的啊。”二丫问道。

“因为咱们还小。”我回道:“而且婉姨和咱们家关系近是大家都知道的,用阿娘的名头更合理一点。”

两个小萝卜头懵懵懂懂的,我也没再继续解释。村子里的人是很淳朴,但也不是没有嚼舌根的人。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总要做好打算。

李婶家里卖鸡蛋,而且人也不错,我去那买,只会以为是我想学大人那样送礼物,也不会乱说。

王奶奶家离婉姨家近,人很热情,拜托她做饭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但是这些由我一个才九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有点不太合适的,倒不如以阿娘的名头更合理一些。

想完这些,我们再次走到陆北言家里。做了这些事,总得知会婉姨一声。

“婉姨。”我走进屋子,看到正在看书的女子。

屋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屋里,倾洒到书页上,显得她整个人宁静温婉。

婉姨很美,我一直是知道的。不同于阿娘的那种飒爽,婉姨是那种温温柔柔却又不失倔强的坚韧。

她抬头看向我,似是有些疑惑。

我有些踌躇,然后想了想,还是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婉姨看着我,有些惊讶。

随之就是很久的沉默。我下意识的咬住下唇,有些紧张。

是我做错了吗,还是,不该随便插手这件事的。

正在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一只带着暖意的手突然抚向我的额头。

是婉姨。

“小丫头。”她轻笑一声,然后道:“小洛,婉姨没有怪你。”

她和我对视上 ,清澈的眼眸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婉姨……”

她叹了口气:“是我想的太少,连这些都没考虑到,还让你们三个小萝卜头替我操心。”

“没有,是我擅自做的决定,和婉姨没关系。”我急忙否认道。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没关系的。”婉姨笑道:“谢谢小辞洛啦。”

“没,没关系。”我磕巴道,脸颊微微泛红。

美人一笑,风华绝代。我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古昏君爱美人了。

告别婉姨后,我便拉着二丫急忙往回赶。刚才用了不少时间,再不回家阿爹阿娘肯定得亲自下山来找。

我一边走一边默默祈祷,希望阿爹阿娘看在我是做好事的份上,不要对我进行男女双打。

嗐,郁闷.jpg

相关文章

《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小说角色徐静雅谭菲菲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猫炽侠 简介: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 角色:徐静雅谭菲菲 《先婚后爱:靳先生请放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捉奸   第一章捉奸...

对不起 我来晚了叶飞季宇诚 对不起 我来晚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夏奈尔 简介:静怡遇到叶飞时,她才十三岁在叶飞眼中,她只是一个孩子 五年后重逢,她已懂情爱,对叶飞爱得痴迷 只是,叶飞将自己摆在了一个不可亲...

小说秦川苏轻语《嗜血神战》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嗜血神战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秦川 简介:六年前,秦川是意气风发的逍遥狂少,腰缠万贯,妻子还是本市第一女神,谁料贼人陷害,母亲被杀,家破人亡,六年后,他已是护国战神,一声叹息震八...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苏素锦秦慕辰小说《重生毒妃遇寒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毒妃遇寒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苏素锦 简介:她本是苏家嫡女,本应高贵风光的活这一世,却因为爱错了人,信错了人,害得苏家家破人亡为她之人全部惨死,连刚刚生下的孩子自己都没有摸...

《红尘强少》小说最新章节 沈炼慕容冰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红尘强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沈炼 简介:邂逅绝色美女,偶得上古巫道传承,公司小职员命运大翻身!修玄术,通阴阳,习古武医术,成为一代超级高手,获得众美青睐,从此桃花不断! 角色:...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