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娇贵得宠着! 》苏阮阮薄景衍全文免费章节 苏阮阮薄景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苏阮阮薄景衍免费阅读全文笔趣阁

主角:苏阮阮薄景衍

作者:苏阮阮薄景衍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夫人娇贵,得宠着! 苏阮阮薄景衍》又名《苏阮阮薄景衍免费阅读全文》,主要讲述了:七情不动的薄少终于娶妻了。 传闻薄太太爱吃醋、新婚夜便立下家规: 薄先生必须夜夜归宿,不许应酬! 薄先生身边不许有一个雌性生物! 慢慢……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了, 薄少的老婆是只母老虎! 结婚周年,薄少带着太太亮相, 薄太太年纪小、好看又娇弱, 走一步,薄少抱着走十步。 薄太太朝着哪个男性多看一眼, 薄少立即暗挫挫要弄垮那人的公司! 众人哭了—— 说好的婚后生活水深火热呢? 小薄太太看着众人的目光,轻咬了下唇:“薄景衍,你又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 薄先生一本正经地哄:“外头女人凶悍!宝贝,你得保护我。” 小薄太太气得脸红:明明每晚……是他把她管得死死的!

书评专区:

流浪的爆米花:这本书代入感很好,拉仇恨也很好,虽然幼苗,但是看了就停不下来。

想吃猫的鱼:这篇文对剧情的构思更成熟,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感情线,现实线不说多出彩,至少该装的笔装的还是挺爽的,可以说目前在剧情和人物把控上暂时没有出现致命缺陷,方方面面都是中等或者以上水平。

零度佛三:真的一口气看完以后,心疼男女主。看到他们最终终于在一起祝福着,也带着绵绵密密的心酸。毕竟其中种种不易每个十年党都能懂。

《夫人娇贵,得宠着!》在线试读

 

第八章


夜里苏阮阮睡不着,悄悄下楼。

一楼大厅幽暗得有些吓人。

才到楼下,她的腰肢就被一只大掌握住了。

她跌进一具温热的怀抱。

耳畔,传来男性沙哑的声音:“想窥探什么?”

苏阮阮看清了面前的人。

是薄景衍!

他一袭黑色衬衫融入到黑夜里,英俊得近乎邪恶。

他身上,有着淡淡酒精的味道。

他喝酒了。

她本能退后一步,很轻地问:“那个活口呢?”

“死了。”他的声音十分平静。

苏阮阮顿时全身冰凉……

她的腰再次被扣住,下一秒她被按进沙发里。

她娇小的身躯在他有力的控制下,那样微不足道。

薄景衍凑近她,热气喷在她的耳后:“为什么不想跟我?我比不上一个死人,嗯?”

他每说一个字,都像在吻她。

苏阮阮怕得要命,身子不住轻颤。

他略抬了身子,她能看见他眼里闪着邪火。

苏阮阮哭了起来,颤声道:“我不想当人晴妇。”

薄景衍清醒了些,他看着身子底下的小姑娘。

黑发微湿、薄肩轻颤,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他坐起身,揉了揉额头声音转淡:“上楼睡觉,明天我让司机送你回医院。”

苏阮阮掉头就跑。

薄景衍静静看她背影,稍后一个亲信过来:“衍少,确定没人知道苏小姐在您这里。”

薄景衍仍是静坐在幽暗中,许久才低语:“帮我准备一份大礼。”

*

清早,司机把她送回了医院。正巧这时老太太派人过来接她出院,就随着司机回到薄家。

老太太很高兴,还让人放了两挂鞭炮。

薄景媛撇撇嘴:“扫把星一个,祖母还喜欢得和什么一样。”

薄夫人看她一眼,她顿时就闭嘴了。

老太太心疼苏阮阮,抚着她的手道:“先休息,晚上家里人一起吃个饭。”

苏阮阮乖巧地回房。

薄景媛在她背后咬牙切齿:不要脸,我看你晚上过后还怎么留得下来?

她又偷偷地看自己的母亲。

薄夫人面色平静。

苏阮阮在自己的卧室里休息了一天,晚上六点薄家的佣人过来敲门:“苏小姐,先生马上回来了,老太太请您下去。”

苏阮阮换了件蔚蓝色收腰长裙,一头长发编成鱼骨辫。

温婉动人。

片刻,她款款下楼。

此时,薄明远偕同薄景衍、薄景瑟兄妹已经回来,薄家一家人坐沙发那儿喝茶闲谈。

看见苏阮阮,薄明远温和道:“听老太太说是景衍特意请了厉害的医生,我之前还不信,现在看确实是大好了。”

他又呵呵一笑:“阮阮你得好好谢谢景衍。”

苏阮阮目光落在薄景衍身上。

他看向她的目光十分淡然,丝毫看不出他曾对她做过那些可恨的事情。

苏阮阮垂了眸子,轻言细语:“谢谢大哥。”

薄景衍极淡一笑,未置可否。

薄明远就笑起来:“这样多好,一家子多有爱啊!景媛,你以后也得像你大哥一样接受阮阮,爱护她。”

薄景媛气死了,可又无可奈何!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九章


一家子正要挪去餐厅之际,管家拿着一个礼盒过来了,讨好道:“这是专人送给夫人的礼物,不知道是哪家太太的。”

薄夫人在老太太面前倍有面子,便迫不及待地拆开:“送礼的人哪会白送,多半是要回礼的。”

老太太知道她的花花肠子,暗暗翻了个白眼,继续喝自己的茶。

苏阮阮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礼物让薄夫人高兴至此,便一直关注着。

这时薄夫人把礼盒打开了,只见她面色徒然发白、嘴唇也不自然地颤抖了起来,面前的东西更是被扔出半米远。

薄景媛尖叫一声。

薄景瑟别过了脸。

苏阮阮也变了脸色,她握紧了手悄悄看向薄景衍。

那人淡然坐着,唇边甚至噙着一抹冷笑。

“把这东西拿走!拿走!”薄夫人颤声,语不成调。

薄明远也惊到了,反应过来立即让佣人把那脏东西拾走,转而安抚自己的太太。

这时,佣人从礼盒里翻出一张卡片,他为难地交给薄明远。

薄明远眯紧了眼:“下一次,我不介意把令嫒送给夫人!”

薄景媛眼睛一愣,然后翻了个白眼吓晕过去。

佣人立即把她抬走。

薄明远勃然大怒:“胆大包天,还有王法吗?”

他站起来准备报警,薄夫人拉住他手臂,泪意盈盈:“明远我求你了,我总共就景媛一个孩子了,我不想失去她。”

薄明远略有些犹豫了。

这时,一直在喝茶的老太太老辣问道:“美郁你是做了什么坏事儿?那人怎么就单单威胁你呢?”

薄夫人顿时哑口无言。

薄明远死盯着自己太太,随后目光又移向自己的大儿子。

薄景衍坐在沙发上,清清贵贵,眼底带着轻嘲。

薄明远忽然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良久才哑声说:“美郁,子齐的死是意外!你不要逼我选择。”

薄夫人愣住了。

她抖着唇:“明远你不信我?”

薄明远按着她的肩,语气很重:“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情。景衍是帝景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哪怕子齐在世也是一样的。”

薄夫人双目微红,愤然离席。

薄明远虽痛恨她对大儿子下手,但总归看在她丧子之痛的份上追过去安慰。

二楼东边主卧室,薄夫人伏床大哭。

薄明远推门进去,坐到床边轻推她:“你又这样!”

薄夫人仍是大哭:“我恨!子齐才走一年,你便忘了痛只和薄景衍父慈子孝,你哪里还记得我的子齐!”

薄明远无奈:“美郁,都说了子齐出事和景衍没有关系。”

“那和苏家人总有关系吧?”齐美郁一脸的泪痕:“老太太还把苏家的小孩子弄了来,不就是给我添堵吗?”

薄明远颇有些为难。

齐美郁见他动摇,便凑过来抱住丈夫。

情热之时,薄夫人低声啜泣:“自阮阮来了以后,家里就不安生。”

薄明远一想:似乎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薄夫人又是讨好丈夫又是吹着枕边风,诉说着苏阮阮来家的种种不妥之处……

薄明远被服侍得十分满足,事毕,他抚着太太的脸若有所思。

或许那个孩子确实不该留在家里。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章


别墅隔音虽好但总归仍是漏了些动静下来,老太太厌恶道:“狐媚东西!不用等他们了,我们开饭。”

这顿饭,吃得苏阮阮坐立难安。

那些细碎的声音,像是春日野猫儿挠爪般难耐,听得她心跳加快。

薄景衍黑眸往她这里看,目光微炽。

苏阮阮不敢接触他的目光,低垂小颈子,默默吃饭。

薄景瑟见状,悄悄握紧了筷子。

老太太没有察觉,反倒是大刺刺地对着长孙道:“景衍你也该寻个女人了,血气方刚的年纪一直单着,旁人还以为你有什么别的爱好。”

薄景衍抿了一口餐前酒,笑了一下:“我没时间!祖母帮我寻一个吧。”

他松口,老太太又惊又喜:“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薄景衍目光落在苏阮阮身上……

苏阮阮一阵心惊肉跳。

薄景衍又看向老太太,勾唇一笑:“您帮子齐找的就挺好,照这模样找个差不多的吧!”

老太太笑骂:“阮阮是好,可这天下间哪里能有差不多的人儿?”

薄景衍仍是端着高脚杯,黑眸含笑。

苏阮阮心中大骇。

他送给薄夫人的“礼物”血腥可怕!

他还想要了她的身子。

她不要和他扯上关系。

苏阮阮坐不住了,找了个借口起身离开。

薄景衍看着她的背影,未出声。

这时,老太太沉声开口:“景衍,外头有大把的姑娘等着你挑。阮阮不行,她是子齐房里人。”

再说,景衍身上流淌着最尊贵的血液,是薄、孙两家利益的结合。

苏家的门第,是远远够不上的。

薄景衍放下杯子,笑笑:“老太太想多了,我只开个玩笑而已。”

老太太松了口气,不满地说:“拿谁开玩笑不好,看,把阮阮吓着了吧?”

她总归有些忌惮,觉得孙子在试探自己。

老太太有心思,夜里便没有睡好……

*

清早,苏阮阮下楼用早餐。

薄明远生疏了几分。

苏阮阮心中有数,只问老太太。

“老太太腿疾犯了身子不爽利!”薄明远斟酌一番,道:“阮阮啊,叔叔给你和子齐算过了,八字不是很合得来。所以一会儿让司机把你送回苏家,至于同圣医院的百分之十股份,就算是薄家给你的补偿。”

他话一出。

薄景媛开心得要跳起来了——

爸爸终于把苏阮阮这个扫把星赶出去了!

她看向苏阮阮,面上带着一抹快意。

这回,看你怎么办?

苏阮阮仍是娇弱模样,乖乖巧巧:“一会儿我就给家里打电话。”

薄明远欣慰点头。

轻易打发了苏阮阮,他却又觉得这女孩子空长了一副好皮相,没有主见。

这时,苏阮阮又轻声道:“我想和老太太道一下别。”

薄明远斟酌片刻还是同意了:“也好,不枉老太太疼你一场。”

吃完了早餐,薄明远亲自带她去老太太住的小院。

薄景媛神气活现:“苏阮阮被退货,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薄夫人喝着英国红茶,看一眼女儿:“景媛你说话低调些。”

薄景媛点头说好,但心里仍是止不住地高兴。

至于薄夫人,她是有信心的。

丈夫答应了她,那必会把苏阮阮送走。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一章


小院内,老太太多年的腿疾发作。

医生正给她瞧着。

薄明远带了苏阮阮过来,他弯腰叫了声老太太。

老太太勉强掀开眼皮,目光落到苏阮阮身上。

心中一阵可惜。

昨晚,明远深夜前来和她说了这孩子的生辰八字,她左思右想也觉得不能留。

于是,老太太让身边人拿了对玉镯子来送与苏阮阮。

苏阮阮心中明白:老太太这是不留她了。

她轻声道:“叔叔给的已经够多了。”

老太太心中唏嘘——

薄家送的东西早就被苏家人吞掉了,这孩子无父无母的,当真可怜。

医生以为她疼痛难忍,道:“老太太这几天是要受些罪了。”

薄明远有些焦急:“高医生,你得拿出些本事来。”

高医生颇为无奈:“老太太的病根治不了,只能用药物缓解疼痛。”

老太太身边的桂枝便道:“清早药吃了,但一直疼着。”

她心疼不已,老太太自己却不当回事:“反正一把年纪了,疼就疼吧。”

这时,苏阮阮轻声开口:“我来试试吧。”

此言一出,薄明远皱眉:这女孩子为了留在薄家,竟是不分轻重了!

高医生心中也是冷笑。

他治不好的病在江城还没有旁人能治!

这小姑娘口出狂言,可笑至极。

老太太却说:“不妨让阮阮看看。”

身边人桂枝小心地替老太太把裤管卷起来,露出膝盖。

老人的腿瘦得皮包骨,并不好看。

苏阮阮蹲下|身子,伸出两手轻轻包覆那处疼痛之处——

她的手指甲盖又圆圆粉粉的,干净可爱。

老太太一时失了神,等回神时才感到痛,哎哟一声。

苏阮阮轻启红唇,轻声道:“老太太是痛风发作。”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苏阮阮怎么看出来的?

老太太更是激动,“你这孩子竟是有几分本事的!”

她稳了稳心神,又说:“景媛说你和她一样学美术的,怎么还懂起医术来?”

苏阮阮帮着老太太按摩,轻巧地回:“家父生前是医生,我小时候便跟着一起看医书,就会了一些皮毛。”

老太太原本疼得死去活来,经她这么一按舒坦了许多。

她看着半跪在身边的苏阮阮,只觉得小姑娘眉目如画,甚是动人。

老太太心中溢满了慈爱之心:“好孩子快别按了,别让我这副年老污浊之身弄脏了你的手。”

苏阮阮摇头:“不碍事的。”

她又向着老太太身边的桂枝说:“拿些冰块过来。”

桂枝犹豫地看高医生:“往常都是热敷的。”

高医生却说:“不碍事!呵呵,或许小姑娘的法子更好。”

他心中冷笑连连:三脚猫竟也敢在这里搬门弄斧!等会儿把老太太弄得生不如死,那就有好戏看了。

他这么说,桂枝便把冰块取了过来,

苏阮阮亲自敲碎了,一边解释:“这样不硌人。”

随后,她又拿了干净的纱布包起来,按平整了轻轻放在老太太疼痛之处。

高医生目光灼灼,静等老太太病情恶化。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二章


可是他等了片刻,老太太不但没有露出痛苦的神情,反而舒服地闭上眼叹息:“苦挨了二十来年,我这把老骨头才终于享受到了。”

高医生震惊!

这绝不可能!

老太太的痛风之症,是绝不能冰镇的!

老太太怎么会看着好了许多?

不光是他,就是薄明远也意外地望向苏阮阮。

这孩子,竟然真的有几分本事。

众人各怀心思之时,不知道哪里的下人过来说话:“先生,送苏小姐回家的车已经等在门口了。”

薄明远尴尬地轻咳一声。

苏阮阮起身和老太太道别。

老太太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这会儿才舒服,又哪里肯放苏阮阮走?

当下老太太对着儿子大怒:“明远你成天价地听你那黑心婆娘的话,把个好好的孩子推出去,是存心看着我疼死是不是?那个黑心肝的想害景衍,你是身子泡软了不能料理了?”

一席话,把儿子骂得狗血淋头。

薄明远颇为无奈:“老太太哪里的话!”

苏阮阮轻轻开口:“叔叔知道老太太不舒服,早餐都未吃,再孝顺没有了。”

薄明远一愣,随即便道:“是,儿子早餐都顾不上吃。”

他意外地看向苏阮阮。

这孩子,很是会体贴人。

老太太被哄得开心,睨一眼儿子:“算你有几分狗良心。”

她又发狠话:“不管你黑心肝的女人和你吹了多少枕边风,这孩子我是留下了。”

薄明远最是孝顺,哪里能反驳,只说好。

一直陪到老太太熬不住睡着,他才对苏阮阮开口:“老太太很喜欢你!这样,你仍是回苏家一趟,吃了饭就回来。”

苏阮阮乖巧地说好。

薄明远又叹息:“你也不要怪叔叔。”

他拍拍她的肩,先走出老太太的住处。

苏阮阮正要跟上去,一旁的高医生回过神来,失神开口:“不知道你是哪位的得意门生?”

苏阮阮停住步子转身,微微一笑:“家父苏裴铭。”

高医生怔住。

许久,才喃喃道:“竟是他,难怪……”

苏阮阮浅笑着离开。

到了薄家前厅,薄明远正在安排司机和佣人。

薄夫人仍在喝茶。

薄景媛假心假意:“苏阮阮虽然我们当不成一家人,但还是可以在学校见面的。”

薄景衍和薄景瑟从二楼书房下来,正好听见这话。

薄景瑟下意识看了看自家大哥一眼。

薄景衍笑了一下,缓缓下楼。

薄明远安排好事情,回身斥责小女儿:“不许乱说话!阮阮只是回家探望亲人,回头还是要回来的。”

这会儿,佣人往车上搬礼品,各式名贵礼物堆得像小山一样。

薄景媛急得快要哭了。

不是要送苏阮阮离开吗,怎么不但不走,还送了这么多好东西?

她正要说什么,薄明远沉声开口:“老太太身子不爽利,阮阮缓解了老太太的痛苦!老太太喜欢阮阮,以后她就是薄家一分子。”

薄夫人握紧手里的杯子。

她微眯了下眼。

那个孩子,竟然有本事留了下来。

薄明远犹嫌不足,又对大儿子说:“景衍,一会儿你亲自送一下阮阮!”

他拍拍儿子的肩:“不能让旁人觉得我们薄家没有男人。”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三章


薄景衍看向苏阮阮。

他的目光里有些许戏谑。

自那一晚苏阮阮怕极了他,立即说:“大哥很忙,就不……”

“今天上午倒是有时间。”薄景衍话是和薄明远说的。

薄明远欣慰,“景衍,这事就交给你了。”

薄景衍点了支烟,看了看苏阮阮:“还不上楼换衣服?我在车上等你。”

苏阮阮见逃不过,咬了下唇只得上楼换衣服。

十分钟后,她穿一件嫩黄洋装下楼,长发编成鱼骨辫。

清新得像清晨朝露。

让她意外的是,薄景衍竟是自己开车。

他坐在驾驶座,外套脱了只着白色衬衫,说不出的英挺好看。

他边等她边抽烟。

苏阮阮想溜到后座,可是他伸手一探打开副驾驶车门。

苏阮阮不肯上车。

薄景衍把烟熄了,下巴轻轻一挪:“你想让旁人看出来?”

她无奈,只能上车。

坐到车上,她才发现不妥。

她的裙子并不算短,可是坐下后就露出大片白皙肌肤。

她不安地拿手挡住。

薄景衍看她一眼,随后拿了椅背上的外套朝着她扔过来。

外套轻罩在她腿上,挡住了大片春光。

“谢谢。”她声音生生的。

薄景衍就低低笑了起来,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她:“谢什么?谢我对你有所图谋?”

她气得扭过头。

他坏透了!

薄景衍定好定位便发动车子,而装着礼品的几部黑色房车跟在后头,给足了苏阮阮面子。

门厅处,薄景媛恨得牙都要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苏阮阮嫁了大哥,今天回门呢。”

薄夫人忽略了她的酸言酸语,对着丈夫轻道:“这个家里是没有我说话的余地了。”

薄明远安抚太太:“只是留在家里并不会入族谱。”

薄夫人掩面低泣:“我哪里是容不下她?若是子齐还在,便是让她真的嫁与子齐我也是愿意的。”

提及次子,薄明远一阵心痛。

一直冷眼旁观的薄景瑟冷冷一笑。

齐美郁当真好手段,可惜她低估了苏阮阮。

那个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当真不可小看。

薄家,要变天了。

齐美郁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

半个小时后,薄景衍的车开到苏家门口。

苏家是医学世家,所住别墅青瓦白墙,不若薄家那般豪华奢靡。

车停下,薄景衍侧头看着苏阮阮:“一会儿我在酒店有个小型会议,我们十点就走。”

苏阮阮挪开脸,“我要吃了午饭再回去。”

他不要脸!

他分明说他上午有空的。

闻言,薄景衍解开安全带:“行,我陪你在苏家吃饭。”

苏阮阮顿时就急了,伸手按住他的手臂:“你不许下车,在这里等我。”

她的小手柔软。

薄景衍身体一悸。

他轻垂了眸子,落在她的手上。

苏阮阮发现不妥,急急想收回手。

但他比她更快,伸手一拉她就跌进他的怀里。

她怕得东躲西闪,难堪得眼泪在眼里转。

薄景衍轻抚她细嫩的脸蛋,声音暗哑:“后面都是我的人,不会泄露半个字出去。”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四章


苏阮阮别过脸:“你放开我!我不会当你的晴妇。”

他的目光幽深:“苏阮阮,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当晴妇?”

说着,他倒是把她抱回副驾驶座,又睨着她:“这么小,弄回去能做什么?”

苏阮阮感觉到了羞辱!

薄景衍轻轻一笑,又低声说:“还不到时候,先让老太太养着吧。”

薄子齐死了不作数,她养在薄家就是他薄景衍的人。

她惊呆了。

他当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他以为她是什么?

他养在薄家的小宠物吗?养肥美了再一口吃掉?

她不肯!

薄景衍拉拉她的耳朵:“要不然我去老太太那儿去说说你给景媛换酒的事情?”

苏阮阮别过脸声音破碎:“分明是她害我。”

薄景衍笑:“那装病的事呢?”

苏阮阮气不过,眼泪在眼里转:“你去说好了!大不了我被赶出薄家。”

他静静地看她,忽然说:“你过来亲我一下,我就不说。”

她哭了起来,“薄景衍你换别人。”

她哭起来,娇弱可怜得像一只小幼崽。

可是薄景衍知道苏阮阮不是幼崽,她是一只会咬人的小兔子。

这只小兔子很可爱。

他很喜欢。

他擦掉她的眼泪,哄了哄:“我不对你乱来。”

她还是不肯亲他,别扭了好半天薄景衍看看时间便放她下车了。

车门才开,苏阮阮走得飞快。

薄家佣人抱着礼物跟在她后头。

薄景衍笑了笑,拿了支烟点上。

幽幽抽一口,而后淡笑。

其实方才他说得不对。

她年纪是小,可也18岁了,许多事情也不是不能做。

*

苏阮阮风光归来,苏家上下震惊。

薄家给薄子齐守房,原本点名是要苏家三小姐苏琼琳。

毕竟苏琼琳和薄子齐原本就是恋人,她去守房最是适合。

但苏琼琳是苏家大伯苏裕华的爱女又是当红模特,苏家怎么可能把她推进火坑,于是苏老爷子眼一闭,把无依无靠的苏阮阮推了出去。

苏家觉得,苏阮阮到了薄家必定没有好日子过,这个孩子权当没有养过,所以苏阮阮生病他们也装不知道。

可是如今,苏阮阮回来了。

风风光光。

那些礼物,在院子里堆成小山。

苏阮阮在苏家待遇自然也不同了,苏家老爷子难得温和道:“看来薄家对你不错。”

苏家伯母嫉妒得眼都要绿了,却说:“阮阮,你现在享福了可千万别忘了这些福气都是琼琳让给你的。”

她这般不要脸,当真忘了当初是怎么逼迫的。

苏阮阮也不生气,轻轻巧巧道:“如果琼琳姐姐想去,还是可以换回来的。”

苏家伯母有些讪讪的。

呵,琼琳怎么能守着个死人?

琼琳有的是事业和美貌,日后必定找个有权有势的丈夫帮衬两位兄长。

就这时苏琳琳从楼上下来,看见一屋子的礼物有些不是滋味。

她觉得这些原本是属于她的。

苏家伯母眼珠子一转,轻声细语:“阮阮现在身份不同了,以后琼琳多去走动走动,或许也能和阮阮一样找到好归宿。”

这一点,苏老爷子是赞成的。

家里两个女孩子,总是琼琳出息些。

再说,苏家养大阮阮,她原本就该报恩的。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五章


思及此,苏老爷子发话了:“以后薄家有什么宴会应酬,阮阮你要记得你姐姐。”

苏阮阮垂眸,眼里盛满冷意。

再抬眼,又是乖乖巧巧的样子:“我知道了。”

苏家伯母掩唇笑道:“我就知道阮阮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不会忘了咱们对她的好。”

就是苏琼琳都懒懒应付了下:“是啊,阮阮最乖了。”

趁着这时候,苏阮阮轻声对苏老爷子说:“爷爷,毕业后我想进同圣医院工作。”

苏家伯母心里咯噔一声。

苏阮阮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她看向苏老爷子。

苏老爷子果然大怒,扬手一个耳光就扇了下去:“女孩子家做什么医生!你看琼琳的事业做得多好。”

苏阮阮的脸浮起五指红印。

她抚着面庞,默不出声。

苏老爷子颇有些后悔。

打得重了些,这要是被薄家人看见不太好。

苏家伯母见气氛冷凝,假心假意地劝:“阮阮,以后找不到事儿就找你琼琳姐姐!再说薄家的帝景集团那么大,还怕没有你的去处。”

她呵呵一笑:“帝景集团的医药研发部首屈一指,阮阮你以后可别忘了替咱们家医院争取新药首发使用权。”

苏家伯母字字句句为着自家利益,但听在苏阮阮的耳里,恰似峰回路转。

她抚着微肿的脸,暗忖:她怎么没有想到?

这会儿苏老爷子也缓和了语气:“刚才是爷爷急了些,没有打疼你吧?”

他使了个眼色,苏家伯母立即去拿了药帮苏阮阮抹上,抹完后仔细端详:“几乎看不出了。”

苏阮阮心中冰凉,轻轻起身:“老太太还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苏老爷子还有好些话要交待,但又怕她回迟了得罪薄老太太耽误了苏琼琳的前途,只得同意了。

苏阮阮才走,苏家伯母便把药膏一放,含笑对苏老爷子说:“阮阮翅膀硬了,有脾气了。”

苏老爷子老脸沉如水。

一旁看戏的苏琼琳玩着指甲冷笑。

苏阮阮以为自己飞上枝头了?

那不过是自己不要的罢了!

不过苏阮阮得到薄家重视,确实是可以利用利用……

*

苏阮阮走出苏家大门,正要上车。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阮阮!”

她转身,看见来人有些惊喜,“二哥,你回来了?”

来人,是苏儒安。

苏家大伯共生了三个孩子,长子苏鸣华早已娶妻生子在同圣工作,二儿子苏儒安醉心于艺术,最近才从国外回来,小女儿便是苏琼琳。

苏阮阮在苏家不得善待,也只有苏儒安处处照顾。

苏儒安走过来,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又挨打了?”

苏阮阮摇头。

苏儒安轻叹一声,伸手碰了碰她的脸:“二哥都看见了。”

他放了一管药膏在她手心里:“自己记得抹药。”

可是,握住她的手他便不想再放开了,声音低低的:“阮阮,二哥可以带你走。”

苏阮阮垂下颈子,哽咽了一下:“老太太对我很好。”

薄夫人和薄景媛的刁难,薄景衍的欺负,她只字未提。

苏儒安怔忡一下,片刻,又摸摸她的头:“被欺负了就告诉二哥。”

他又拿了张银行卡给她,生怕她受委屈没有钱用。

苏阮阮不肯收,他塞给她便掉头离开。

苏阮阮低头,看了良久。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六章


待坐到车上,薄景衍侧头看她,“不舍得?哭过了?”

苏儒安追出来,他看得分明——

苏儒安看着苏阮阮的眼神不单纯。

苏阮阮不想理他,侧过头,有些难过。

薄景衍忽然眯了眯眼,伸手扣住她的下巴:“被谁打了?”

苏阮阮有些惊慌,“没有。”

薄景衍拖她过来,仔细地看她的脸:“苏老爷子打的?”

“又不是头一次。”苏阮阮声音破碎:“你何必假惺惺。”

薄景媛打她一巴掌的事情薄景衍也听说了,当下便说:“那事我不追究是因为你不会在景媛手上吃亏,可是苏家人不一样。”

那些人仗着养大她,便肆意欺辱她。

苏阮阮不愿在这关卡惊动苏家人,便哀求:“我以后会注意。”

薄景衍没有再说什么了,目光落到她捏着的一张银行卡上。

那是苏儒安方才给她的。

他把卡拿过来,折成两半。

苏阮阮气得落泪。

他太霸道了。

她闹着要自己回去,恰恰这时薄景衍的秘书过来敲了下车窗。

车窗降下。

“衍少,会议要开始了。”

薄景衍点了下头。

他侧头看着苏阮阮:“有个新品会议,很重要。”

苏阮阮原本抽抽答答的,听了他的话眼睛都亮了。

新品会议?

她咬了下唇:“是研发部门的会议?”

薄景衍笑了一下:“你还知道这个。”

不过看她的样子是不反对了,他便发动车子朝着会议酒店开过去。

苏阮阮坐在他身边,偷偷地看他一眼。

头一次她觉得薄景衍没那么可怕。

20分钟后,车停到帝景酒店停车场,薄景衍带着苏阮阮到了顶层会议中心。

会议室不大,坐满了10多个人。

在看见苏阮阮出现,他们都未流露出惊讶的神情来。

苏阮阮暗忖:这些人应该薄景衍的心腹了。

她又想到今天跟着去苏家的薄家下人也听命于他,心里一阵杵。

薄景衍的势力,是有多大?

薄景衍安排一个女性助理带着苏阮阮去隔壁房间休息。

苏阮阮本想留下又怕他起疑,便乖巧地跟着去了。

房间是薄景衍私人休息室,带了起居室和一间小小的书房。

苏阮阮站在书房门口轻声问:“我能挑本书看吗?”

助理含笑:“您是博士的客人,自然能。”

博士?

是指薄景衍?

苏阮阮意外。

大约看出她的疑惑,助理又浅笑:“衍少是美|国最高级研究所的博士生。”

苏阮阮嗯了一声,跟着她进去。

书房很简单,除了一张办公桌外就是两大排书架的医书。

苏阮阮踮脚抽了一本,随后便坐到沙发上看。

助理给她泡了一杯英国红茶就出去了。

书房里很静,只有苏阮阮偶尔翻书的声音……

薄景衍开会回来,看见她在看医书有些意外。

他走过来坐她身边,顺手抽掉她手里的书,看了看:“喜欢看这个?”

他又把书放下,“你不是一直画画吗?”

苏阮阮意外。

他怎么知道?

薄景衍声音放轻:“景媛说你才转到中江美院。”

苏阮阮嗯了一声,随后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没有和成年男性单独相处过,何况还是一个对她有企图的男人。

薄景衍拿她的茶杯喝了口茶,慢条斯理:“不过你若是喜欢医学,可以过来看看。对了,帝景还有个实验室。”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七章


“真的?”苏阮阮直勾勾地看他。

薄景衍靠在沙发上,睨着她。

他的目光清亮,有抹属于成年男子的坏。

苏阮阮的心跳又快了起来。

就在她手足无措之时,薄景衍的一个随从进来低语:“衍少,苏家那老头子不慎摔下台阶,进医院急救了。”

“知道了。”薄景衍抬了下手示意他出去。

苏阮阮呆住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你做的?”

薄景衍拍拍裤腿,气闲神定:“消气了没有?如果没有我把景媛的手砍下来让你出气?”

苏阮阮一阵恶心。

她内心抗拒,想也不想就要跑。

但她才跑了两步就被薄景衍从背后抱住。

“觉得我可怕?”他的气息喷在她耳侧,狂野撩人。

苏阮阮在他怀里颤得不像话。

她的身子被他转过来,他按住她的肩低声冷笑:“我若是不狠早死了百八回了。”

苏阮阮哭闹:“我不想知道你那些事情。”

“迟了。”薄景衍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嗓音沙哑:“阮阮,你是我的。”

“我不是!”苏阮阮死命地挣开他。

她跌退了两步随后拿了一盏台灯朝着他砸了过去。

她有种预感,她再不跑就跑不掉了。

薄景衍轻易躲开。

名贵的水晶灯碎了一地。

他微微浅笑:“对苏老爷子动手,算是我送的第一样礼物。”

“你恶心!”她又扔了一个抱枕过去。

薄景衍步步逼近,伸手一拉她掉进他怀里。

他的双臂锁住她的,她一动也不能动。

他低头吻她,她不肯他便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接受……

苏阮阮没有谈过恋爱,哪里见识过这个?

她又打又闹眼皮都哭得粉粉的,十分惹人怜爱。

但薄景衍还是狠心地把这个吻完成,像是一种宣告。

她是他薄景衍女人的宣告。

末了,他把她弯在自己怀里,轻拭她微肿的红唇轻笑:“这可比什么守房来得真实多了。”

苏阮阮羞愤地别过脸:“你亲也亲过了,放开我。”

薄景衍却是一把把她搂在怀里。

用力得几乎捏碎她。

苏阮阮怕极了,伸手捶他:“薄景衍你欺负小孩子!你放开我,我要告诉老太太。”

薄景衍缓过了那阵,伏在她薄小的肩头轻笑:“告诉老太太我亲你了,还是告诉她我要你跟着我?”

苏阮阮难堪极了,只能掉眼泪。

薄景衍看着她哭花的小脸,叹息:“好了别哭了!姓苏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值当闹成这样?”

“你调查我!”她声音细细的。

薄景衍轻轻笑了起来:“我未来的太太,我自然是要调查清楚的。”

饶是这样不堪的场面,苏阮阮的小脸还是红了一下。

她猛地推开他:“谁是你太太!”

薄景衍心中一动,捏着她的手说:“以后总会是。”

“我不是。”苏阮阮甩开手,“你送我回去。”

薄景衍静静看她,片刻笑了笑:“小孩子脾气。”

虽这样说,但却拿了外套带着她离开。

苏阮阮松了口气。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第十八章


坐上车,他忽然从置物柜拿了张卡出来,放她手里。

“我不要。”苏阮阮把卡扔回给他。

拿了他的卡,她就是他养着的了。

她死也不要!

薄景衍低头点了支烟:“进了薄家的大门,你想怎么出去?”

苏阮阮怔了一下。

薄景衍轻笑:“万一哪天老太太心血来潮给你入族谱,这辈子想离开薄家只能抬着出去。”

苏阮阮全身冰凉。

薄景衍腾出一手抚摸她的青丝,“阮阮,我会让你成为薄家女主人,江城最尊贵的女人。”

她愣了半天,又扭过头:“我不稀罕!”

“你会想通的。”他忽然朝着她凑过来。

苏阮阮怕得又尖叫:“你又想做什么!”

“你的安全带没有系。”他捏她的小脸蛋。

苏阮阮拍开他的手,“我自己会系。”

可是她手抖得不像话,怎么也扣不下。

薄景衍低笑着按住她的手,帮她扣好。

抬眼时,他清亮的眸子锁住她的,声音沙沙的:“刚才,你也来了感觉,是不是?”

“才不是!我没有!”她小声尖叫。

薄景衍看着她矜持的小模样,又有了感觉,但想想还是压下去了。

太小,再养养吧。

他送她回去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车才停在停车坪苏阮阮就打开车门,逃一样地下车了。

薄景衍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车上抽了几支烟。

烟雾缭绕中,他英俊的面孔沉思。

他的小家伙矜持不容易心动,只有给她想要的她才会乖乖待在他身边。

苏阮阮飞快跑向二楼,沿路有佣人和她打招呼她都没有听见。

回了自己的卧室,她背抵着门板抚着自己的唇瓣,又气又恼。

那人看着正经,但行事可恶至极。

她的初吻被他夺走。

半天,苏阮阮都没有肯下楼。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别墅里的车开始多了起来。

佣人也忙得脚不沾地。

楼下传来哭声,细听是薄夫人和老太太的声音。

苏阮阮诧异不已,她缓缓下楼抓了个佣人问。

佣人拭泪:“是子齐少爷回来了。”

苏阮阮如遭电击。

佣人继续说:“子齐少爷摔下山崖被人捡了去,有段时间失去记忆了才没有回来!太太和老太太高兴得很。”

苏阮阮握紧手——

薄子齐还活着?

他竟然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在众人簇拥下走进大厅。

他身量和薄景衍差不多,清瘦得略脱相,但仍可看出原本是极好看的男人。

薄夫人抱着儿子痛哭:“子齐!妈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她一边哭一边捧起儿子的脸:“都瘦成这样了!我听老张说你身子不大好,吃了很多苦吧!”

老太太斥责:“年轻人恢复得快!快别说这些晦气话了。”

薄夫人喜极而泣:“老太太说得是。”

她又不停地抚摸儿子的脸,舍不得放下。

苏阮阮一直站在楼梯口那儿瞧着,碰巧,薄子齐也朝着这边看过来。

薄子齐的目光,冰冷高傲,看向苏阮阮像是看毫不相干的人。

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点击进入搜索【苏阮阮】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荣耀战神小说完整版林辰周欣欣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荣耀战神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怡叶知秋 简介:七年前,他被迫逃亡。七年后,战神归来,他被奉为域内的王,顺势开启了他的妖孽人生! 角色:林辰周欣欣 《荣耀战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完整版《首席萌宝买一送一》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作者:慕宝儿 主角:盛安然郁南城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盛安然被同父异母的姐姐陷害,不小心怀了孕!她去医院,却告知有人下命,不准她流掉。十月怀胎,盛安然生孩子九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江志浩钟佳薇全文免费阅读《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之一世枭龙》小说最新目录

小说: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之一世枭龙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青海长云 简介:他携一身本领回归,为妻女撑起一片天,重战江湖,登巅峰,掌生死,掀起一番江湖风云!   ...

赵铭苏晴《世界首富之财源滚滚》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世界首富之财源滚滚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孤鸭寄语 简介:前世被生活重担压垮,机缘巧合之下赵铭重回到1995年,在时代的浪潮中,赵铭本想低调,奈何实力不允许,他只能走出一条巅峰之路...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