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之狐(玉藻(七)源玉藻)小说最新章节

tyjx1周前 (05-15)笔趣阁小说20

小说:起源之狐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源玉藻

角色:玉藻(七)源玉藻

简介:是我所有小说的世界观体系根系来源,讲述了名为小七的边缘文明居民在主宰全宇宙的“狐文明”垂青下,进入母星,成为领袖,并借此完成统一宇宙的霸业

书评专区

命运记事本:有趣,日漫风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别的不说光是开个食物的金手指足以横推中原了,真以为那时候士兵是为了信仰打仗?

太平记:看进去就是好书

《起源之狐》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3 仇之狐火,恋之狐光(上)

狐文明母星,中京都区,太行山生态保留地,ν组织的秘密总部便坐落于此。

就和行星上其他的生态保留地一般,地表以上几千米处是高度现代化的钢铁丛林,下方则是几乎无人涉足的天然生态群落,其中也不乏一些日常开放的旅游景点。今日,也有着大量的游客前来这里最为著名的大湖旁边,游览着自然之美景。

一颗火红的“陨星”划过钢铁丛林之下伪造而出的全息天空,一部分游客或多或少从那明镜一般的湖泊面上看到了陨星的倒影,不由得抬起头来。火红的流星径直砸入湖泊,掀起滔天巨浪,浪花最后在离岸边不远处缓缓沉降而下。

——水雾散去,身后伸出两条黑色长尾的黑发“女孩”挺立在湖面之上,金色的瞳目盯视着不远处的山谷。

『在此发出通告。今日,由我,亲自剿灭所谓的‘ν’。』

女孩的声音就像安装了巨大的扩音器一般,传遍了整个山谷,久久不能消散。

——

在这更早之前。

『——侦测到‘玉藻’级能量波动,启动0级警戒。』

“玉藻”披散着黑发,掀开海报布,从密道中走了出来,然后,她站立在原地,无奈地抬起了双手——数不清的瞄准镜红点此刻正对着“女孩”的头颅和心脏的位置。对面,在一群荷枪实弹的黑衣军人的身后,穿着白衣的“青年”缓缓走了出来。他抬起手掌,向着“玉藻”招了招手。“……许久不见,挚友。”

“这就是你接待我的方式吗……真有意思。”玉藻满脸戏谑地盯着这个曾经一箭将她射个半死又最后在那须野封印了她的男人,意外地倒是没有什么憎恶的情感包含在内。

“抱歉,中枢院那边还是戒备心太重。”姜尚无奈地摇了摇脑袋,抬手示意让这些人先把枪放下来。然后向着她递出了手中的一条透明狐狸雕像。“——狐文明兵符,从幕政人那里拿来的,我想你对这玩意应该不会陌生。”

玉藻从他手中接过那个狐狸雕像,对于她现在杂糅起来的记忆而言,这雕像的手感依旧是让人如此熟悉——就好像数千年之前,她在众民爱戴的目光之下,用加固过的宝石徒手将它捏制而出时一般。“物归原主。”姜尚表面微笑,但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我是玉藻,但也不是。”玉藻目光狡黠地看向姜尚和后面的那群军人,似乎又暂时变回了之前调皮可爱的“小七”,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在这女孩身上的一切,已然完全改变。

『今日新闻速报,中枢院所实行的星际扩张计划照常运行;近期,一款模拟星舰官养成的模拟游戏火遍全星系,据小道消息传言,游戏中的“玉藻”NPC培养角色与中枢院的“幕政者”培养计划密切相关……』

玉藻此刻站在瞭望台上,眼前扫视着之前训练期间完全被封锁的新闻频道屏幕,“……搞了半天全宇宙的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你们要整我是吧?”她额角青筋暴起,但表面上依旧眯着双眼,露出淡淡的微笑(傻子都能看出来是装的)。

“如果没有这样的契机,我想你也不可能轻易掌控这个女孩的意识吧?”姜尚站在不远处,一旁是一个架着摄像设备的工作人员——虽然自动化已经到了巅峰的级别,但正规的新闻报道还是由人来主镜。

『插播一条速报新闻。今日,在全民公投下上任的将军‘玉藻’将亲自执行一次母星内部反动势力清算任务,以向全宇宙彰显我军军威,坚定全体人民对于扩张计划的信心。』

此刻,新闻中的镜头切换到了玉藻的背影——一个看似身材娇小的女孩俏然挺立在瞭望台上的狂风之中,身上的黑色军服斗篷随风扬起,露出那两条带着不同纹路的漆黑绒尾。

“跟踪拍摄装置准备好了吗?”姜尚看向一旁的摄影师,后者微微点头,向着玉藻抛出一个金属球体,那玩意就像被重力吸附一样,悬空停留在玉藻的身边,缓缓地围绕她转动。“……可以了,我的挚友。”姜尚缓缓点头说道。

——扶摇直上,羽化登仙。

玉藻脑中默念着,张开双臂,顺风飞向高空,随后宛若流星一般——冲向建筑群之下的茫茫山野。

时间回到现在。

游客们满脸惊异地看着那个飘浮在湖面上的女孩,有些甚至拿出了投影终端对着她拍了照,“……诶,我说,这不就是中枢院的那个……”

一个带着墨镜的西都区男子移出新闻板块,上面的直播影像——正是玉藻。

玉藻并没有在意那些将目光驻留在她身上的游客,双手从身后的尾巴中一抽,两柄利刃顺着尾毛纹路缓缓流出,随后,她将那把名为“赤影”的剑刃,对着不远处的山脊,竖着,挥了一下。

赤色火焰自剑刃上喷薄而出,凝作一条巨龙,以迅雷之势冲向林海,瞬间便引燃了整座山坡的树木,在熊熊大火之中,原本藏匿在林间的白色建筑缓缓显露而出。大量的“人”浑身是火地四处逃窜,但很快便倒在了地上。

玉藻踏着水面,走到岸边,飘向被火焰包覆的林海,诡异的是,火焰并没有顺着林海继续蔓延,只是停留在山坡之上。一部分没有了助燃剂(树木)的火焰甚至凭空浮动着,吐出丝丝火舌。“——倒是挺怀念的感觉。”她将赤影再度一挥,整座山脉上的火焰又收回刃柄之中。

随意地绕过遍布在地上的炭火与焦尸,玉藻站在那座嵌入山中的建筑门口,厚重的大门闭死,但显然,这玩意拦不住她。“居意……”玉藻握住“天照”,做了一个拔刀的动作,坚固的门板直接碎裂成四瓣砸落在地,溅起一片尘雾。她从门口缓缓走入亮起红灯的通道,随手再度微微一抬手中的天照,原本潜伏在通道角落中的武装守卫纷纷身体一僵,然后躯体被斜切为两半,满地溅落着残破的遗体和猩红血渍,一部分甚至聚成流水滑入地板上的排水口中。

那个男人,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正站在办公室中的书架前,在嗡嗡作响的警报声中慢条斯理地从檀木书架上抽出一卷古简——是久远的古文明时代产物,上面刻写着生物,物件简化形状的古文字,他翻看了一番,似乎早就对上面的内容了熟于心,正欲放回,木制的办公室门裂为两半,砸落进室内,溅起一片片木屑,其中一块划过了男人的面颊,留下一道血印。

玉藻站在门口,她的一条尾巴紧紧握住住那个一直跟着她的“卫星”摄像头,原本在新闻快报中的直播画面瞬间丢失了信号。

“什么情况?”

“信号太差?不可能啊,这种情况几百年都没遇到过了。”

直播间的工作人员此刻乱成一锅粥,原本调为自动模式的直播系统被工作人员调回了手动控制,但画面依旧——没有显示。姜尚斜靠在角落的墙壁上,一手扶着旁边的提词器投影终端,满脸淡定地看着慌乱的众人,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还是被那个看似单纯的女孩摆了一道啊——”

——

“弗梦耶得。”

玉藻一脸淡然地念出了男人的名字。“中枢院人类社会学最高科研官,古代伟人复活计划产物之一,原名弗□□德,西都区公民,在把握‘智慧生命’思维模式上有极高造诣。”

“……看来,也不需要我多作介绍了。”男人缓缓转过身来,手中依然捧着那卷竹简,“——果然,只有古老的东方才会有像你这样的杰作……肉体,灵魂,一切都是如此完美。”男子细细打量了一番顶着狐狸耳朵和两条长尾的少女,丝毫不在意她双手中握着的两把利刃。

“我就当你是夸赞了。”玉藻倒也没有露出鄙夷的神情,倒是有点好奇地盯着男人。“……为何会有兴趣把我‘放出来’?”

“在达到中枢院目标的同时,满足一下自己‘渺小’的欲求。”男人丝毫没有顾忌地说道。“人类,如此渺小,但又如此有趣——尤其是脑子。”他扔出竹简,玉藻下意识地将其接住,“我在很早以前就接触到了这卷古籍——在复活之前,那群你们称为‘强盗’的手中得来的。”男人似乎在努力回忆,但并不能想起太多。

“在我弥留之时,你们所谓的‘姜尚’,找到了我,也看见了这卷竹简,然后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难忘的话。”

“——其实,这里面写的东西,都是真的。”

——竹简上写的,是名为“玉藻”的,神明的故事。

玉藻无奈地摇了摇头,把竹简放在一旁的桌角上,顺带着叹了口气。“得,我原来有这么多崇拜者吗,真是难得。”

“完美的恶之思维,纯粹的邪恶,甚至邪恶得有些‘善良’,我在问诊的经历中从未见过,所以想亲眼看看。”男人一脸淡然地盯着玉藻手中的刀刃,“来吧,就像我之前对待你一样,我死而无憾。”

玉藻见他这副模样,哈哈一笑,扔掉了手中的天照,砸落在地板上的刀刃化作纹路回到尾中,“……身为权威,你还是被她摆了一道。”玉藻缓缓说出了和姜尚一样的话语。

“?”

弗梦耶得愣在原地,片刻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纯粹的善良,是我想少了。”

“会让你死的痛快些的。”

玉藻也不犹豫,手中的赤影火浪飞出,将弗梦耶得包裹其中,男人在顿悟的大笑声中化为蒸汽。

『谢谢。』

“玉藻”(小七)的声音在她的脑中响起,她叹了口气,收回刀刃,尾巴松开了摄像头,拿起那卷古简,向着门口走去。

……

——你想让我怎么收拾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可以……留他一命吗?』

你是什么心态?!放他一马?!

『我想,他也有他的苦衷吧。』

……完全无法理解。

算了,我让一步,至少,让他死的利索点——没有痛苦的那种。

弗梦耶得很满足。他亲眼见证了,极恶,极善的并存——或者,所谓的恶与善,只是人类自己的说法罢了?

在中枢院建筑的地下,一个防卫措施极度完备的终端服务器库中,一个暗淡的终端缓缓亮起绿灯。

『弗□□德,已录入。』

随着清算行动的结束,将军“玉藻”的铁血手腕已然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在直播中信号中断的“小插曲”也很快被人们所遗忘。而玉藻本人,也迎来了自己苦训之后难得的假期。

“呼唔,还是软软的被子舒服!”

银发的玉藻兴冲冲地扑到自己的床铺上,一旁的何穗又好气又无奈地笑着,“……我还以为她会占着你的身体不放了。”

“啊?”玉藻抬起小脑袋,一脸呆萌地看向这个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大姐姐”,“诶呀,我和她达成‘协议’了嘛,是协议,协议啦。”

——

别看我耍刀很威风,但也很耗心力的,身体就还你了,让我好好休息一阵子。

『诶,原来你也会累的吗?』

废——话!!

玉藻怀中抱着软绵绵的被子,盘坐在角落中的狐龙看着一脸开心的主人,也不由得嘶鸣了两声。“欸,对了,中枢院给我批了几天假啊?”玉藻盯着何穗,满脸充满着期待,似乎巴不得她说“有一个月”这样类似的话。

“——三天。”

“哈啊——?!”

……

玉藻满面愁容地盯着镜子,看着镜子中撅巴着雪白小脸的兽耳萝莉,身后的两条尾巴极度不安地晃动着,心中盘算着怎么度过今天之后的三日假期——只有三天。

“——LPH(Land of Peace and Happiness),调出中枢院高层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她趴在桌上,对着面前的投影屏幕缓缓说道。

『欢迎,将军,权限通过,已调出12382条相关条目』

“姓名简拼J,S。”

『已重新筛选出5个条目。』

玉藻盯着屏幕,看着那个她想要的“目标”旁边的身份码,“拨号,00000000009。”

与此同时,刚刚从录影棚中跟随人流走出的“青年”姜尚手中把玩着一柄黑色杆棍 ,悠然自得地独自行走在廊道之中。

『您有一段新留言。』

一旁的墙壁上划过来一道投影,停留在姜尚面前,看着上面显示的来件人身份码和署名,他似乎早有预料地淡淡一笑,点开了留言。

『明天可以带我熟悉一下这颗星星吗?』

翌日。

姜尚换上了一身朴素的日常装,并没有显得太过亮眼,整体呈灰色调,风格上类似古代与现代相结合的中都区服饰。他站在瞭望台上,手中拿着那根黑棍,静静等待着留言者的出现。没过多久,瞭望台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女孩略有些犹豫地走了出来,一抹银发顺着兜帽角露在外面。她满脸羞涩地微微低头,不敢直视这个之前教导过她的“前辈”。

——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你不是已经和他打过交道了吗,他就那么一个家伙……等等,你不会……』

没有,没有!!

『——你在想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

在她垂头站在原地之时,姜尚缓缓走了过来,一只手按在玉藻头顶的兜帽上,“——想去哪里?”

女孩微微一愣,抬起脑袋,看着几乎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在一直微笑的姜尚,“……诶,我,我,我不知道……”

“没有?”姜尚提起手中的长棍,晃了一下,往瞭望台的白色地面上一挥,一道白光自地面上闪出,将二人笼罩在内,刺眼的光芒令得玉藻下意识地转头过去,眯上双眼。

白光散去,两人出现在高楼间狭窄的过道之中,外面是悬浮于地面飞速行驶着的多式联运仓,专门为行人留出的道牙似乎并无人经过。姜尚随意地走向过道尽头,玉藻见状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先去那边的服装定制……”姜尚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女孩就像没看见一样垂着小脑袋撞在他胸膛上,哎呦一声,小手捂住脑门,但兜帽依旧好好地戴在头上。

“发啥呆呢?”男人早就从她躲躲闪闪的目光中看出了一切,但依旧故意问道。

“啊,昨,昨天没睡好,在做噩梦。”玉藻还是垂着头,身后隆起一个小山包的袍服不安地蠕动着——在外人看起来可能是背包,但其实是尾巴。

——她在撒谎。

当然,“青年”也不会闲的没事干去揭发她。

“去服装定制中心,老看你穿军装和这种斗篷属实让人难受。”姜尚一把拉住她看似“孱弱”的柔软手掌,带着她快速穿过暂且没有仓体经过的道路,踏上对面一阶一阶悬空而立的楼梯,停在了一对透明的自动门前。

『自动导航系统已识别二人身份:保密。请依照导航楼层提示选择。』

一道红光扫过二人,然后在他俩面前浮出一张投影屏,上面标注着每一层的功能化模块介绍。玉藻总算抬起了头,尚还有些红意的面庞靠近屏幕,盯了一会,然后有些犹豫地按下了16层的按钮。

『西都区传统服饰。』

自动门打开,里面直接是一个类似电梯箱的隔间,姜尚略有些惊讶地看了玉藻一下,拉着她走了进去。

自动门关闭,隔间迅速上升,很快便到达了16层,内侧金属门缓缓开启——一片很空旷的白色室内,倒是有不少男女在此走动,然后进入一个一个从地面中缓缓升起的八边形隔间内,一部分则从其中走出,一脸满意地走向不远处一刻也没有停歇的全自动生产流水线。

“我想你应该学过这些内容吧,随便找一个,我在流水线那边等你。”姜尚松开拉着她的手,自顾自地往那堆履带走去。玉藻见他终于松开了手,还离自己远了点,不由得长舒一口气,拉了拉兜帽,尽量掩盖自己银色的长发和兽耳,以及小鹿乱撞的心。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许,也可能只是自己的一时冲动;或许,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才会屈尊来陪她。

玉藻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进了刚刚升起的一个隔间。看着屏幕上的个性化设计款式,她挑了半天,搭配了一套可以完全遮掩住自己明显特征的衣装。

『请脱去不必要的厚重外套。』

屏幕上浮现出这样一段提示,女孩两手移至胸口上方,轻轻解开拉成蝴蝶结的黑色系带,把斗篷缓缓放在一旁的立柜上,雪白的长发披散而下,一直垂到地上,身后的尾巴高高翘起,略有些快速地晃动着。她里面只套了一件军装白色衬衣和短裙,正如姜尚所吐槽的一样,是很朴素的衣服。一条蓝光缓缓降下,扫过女孩的身躯,在她那对狐狸耳朵和尾巴上多停留了一会。『已规划制作方案,订单号3066,请在流水线处依序号领取。』

玉藻套好斗篷,从隔间走出,走向姜尚所站着的地方,他旁边就是流水线的包装出口。姜尚打量着一个一个帘布后顺着履带缓缓穿出的包裹,拿起那个编号3066,署名位置为“□□”的褐色箱子,递给女孩。“是这个吧?看了半天只有这个没署名。”

玉藻惊讶间点点脑袋,接过包裹。“为什么……没名字……”

“和你一样的顾虑,你当中枢院现在想让你对公众暴露行踪吗?”姜尚无奈摊手。“走吧,你去那边把衣服换上。”他指了指立在墙壁旁边的矩形隔间。

“哦哦……”

结果,此刻,玉藻满脸通红,和姜尚站在同一个隔间之中(内部的大小倒是完完全全可以容纳二人。)“我,我为什么会说让他也进来啊……”她捂着面颊,一旁是刚刚拆开的箱子。姜尚倒也没有盯着她看,背身看着白色的墙壁,一副很淡定的模样,甚至嘴里叼着不知从哪掏出来的棒棒糖。

女孩畏手畏脚地脱下身上的军装,凝脂般滑腻的雪白肌肤被隔间的黄色灯光晕染,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她抬起手臂拍了一下姜尚的肩膀,然后推开隔间门走了出去。

女孩在外面拉着白色裙子开心地转了一圈,隐藏在裙中的撑架缓缓打开,把整个下摆撑作一个圆台的形状,完美地遮住了她的尾巴,头上则是一顶巨大的白色遮阳帽,边角缀着半透明褐色蕾丝,将她的狐狸耳朵完全盖住。她依旧有些羞涩地看着从隔间出来的姜尚,“……那个,好,好看吗?”

“很不错——倒是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风格。”姜尚打量了一番,很认真地说道。

“……觉得,这种裙子,很可爱。”玉藻小手拉着被自动折叠条撑起的裙摆,白色无暇的连衣裙配上她雪白的肌肤,以及那略带羞意却纯洁无暇的面庞,好如冬日暖阳下的晶莹白雪,完美地融入同为白色的室内。

——

我觉得这颗星星很适合我们——你觉得呢?

“玉藻”一身白袍站在山崖上,看向下方的茫茫林海,她没有回头,询问着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同样一身白袍的姜尚。

——

“前辈?”

玉藻在姜尚面前晃动着小手,他回过神来,轻轻抓住她肉乎乎的手掌,“想起一点以前的事情,关于你的。”

“诶?”玉藻愣了一下,“很久远的事了,哈哈。”姜尚牵着她的手,向着来时的电梯间走去。

——

『欢迎您乘坐前往东都区的观光联运舱。』

此刻,在城市下方的模拟天幕上,一枚通体透明的运输仓在吊装轨道上逐渐加速,玉藻坐在靠椅上,原本撑起的裙摆垮塌而下,遮掩住她身后的尾巴,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姜尚此刻正闭目养神。她微微垂着脑袋,帽檐下的金色瞳目悄然观察着四周,座椅上的其他乘客一部分探望着透明舱体下的茫茫洋面,一种长着白色鳍翼的飞鱼一波接一波地从水中跳起,让原本寂静的洋面多了几分生机。

“东都区……吗?”玉藻看着洋面,努力回忆着自己脑子里记住的关于东边的知识。

相关文章

荣耀战神小说完整版林辰周欣欣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荣耀战神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怡叶知秋 简介:七年前,他被迫逃亡。七年后,战神归来,他被奉为域内的王,顺势开启了他的妖孽人生! 角色:林辰周欣欣 《荣耀战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组织部长后传:利益时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佚名 简介:年轻的组织部长韩江林调任白云县县长,围绕执政理念问题同县委书记苟政达发生或明或暗的冲突,一心想在新的权力平台上有所作为的他...

赵铭苏晴《世界首富之财源滚滚》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世界首富之财源滚滚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孤鸭寄语 简介:前世被生活重担压垮,机缘巧合之下赵铭重回到1995年,在时代的浪潮中,赵铭本想低调,奈何实力不允许,他只能走出一条巅峰之路...

柳擎宇石振强小说《权力巅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力巅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柳擎宇 简介:官之途,民为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军人出身的柳擎宇,毅然转业进入官场,成为乡镇镇长,然而上任当天却被完全架空,甚至被晾在办公室无人理...

温诗诗姜墨沉《再嫁豪门宠一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再嫁豪门宠一生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温诗诗 简介:四年的婚姻,因为一张不孕症的检查单而分崩离析被丈夫背叛,被婆婆赶出家门,方才知道所谓的不孕症只不过是表妹为了取代自己成功上位的阴...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